NEWS

沒落的北海道夕張市 因還債力紅遍日本

34歲市長靠攻守策略,破產小城奇蹟再生

34歲市長靠攻守策略,破產小城奇蹟再生
作者:黃小清
日期:2016-01-27

近年來台灣地方縣市紛紛陷入財政困窘,部分縣市甚至發不出薪水。此時,同樣面臨財政透支的日本各級政府,卻傳來一則令全日本驚豔的消息:經過多年努力,一個名叫「夕張市」的城市,因致力重建而重獲還債能力,頓時成為舉國矚目的焦點。

夕張市在哪裡?它是怎麼做到的?台灣可以借鏡嗎?

攻守策略 解決3個原「最」

夕張市位於日本北海道中央,人口只有9300人,盛產哈密瓜。這個地狹人稀的小城,現在成為日本最夯的小城。

主因是現年34歲的市長鈴木直道於2011年就任後,率領在地行政團隊和產業界致力改革,逆轉十年來的財政危機,逐漸步向復興之道,成為全國陷入財政危機884個公共團體(日本全國有3300個地方公共團體)中的模範生。

「做,就對了,」鈴木日前接受日本媒體訪問時表現出決心。這個信念,與他的暢銷書《不做,等於零》遙相呼應。

出身埼玉縣的鈴木原是東京都的小公務員。不到30歲,選上夕張市長時,是全國最年輕的市長。不僅如此,這位政壇新秀最膾炙人口的是,他果敢的接下哈密瓜小城一點也不甜美的三個原「最」:全國「最」高齡化(65歲以上人口44%),行政效率「最」低,以及「最」需要救援的城市。

夕張市當時舉債高達632億日圓(約台幣184億元),超過舉債上限353億日圓的近一倍。

時隔四年,2015年4月以無投票連任市長的鈴木,因為執政後償還了90億日圓債款,再度成為焦點。

夕張市是座美麗的山城,四周被綠意蓊鬱的森林與丘陵圈圍,從1600公尺高的夕張山岳流下的清流貫穿市區,就像台灣的九份,曾因開採煤礦盛極一時,1960年代有12萬人口。

加上因投資觀光設施過度,徒增財政負擔,到了2007年,終於發生破綻,一度是日本唯一需要財政重建的地方公共團體。這個事實逼使日本政府擬定「自治體財政健全化法」,期使財政重建法治化。

守〉活用閒置住宅 聚人氣

鈴木上任之初,展現初生之犢的氣魄。鑑於人口流失嚴重,他首先擬定造鎮計畫。將人口稀疏且離散的地區聚攏起來,並善用閒置的住宅資源,這是守。再來,運用環境資源,浴火重生,這是攻。

重新造鎮就從活用荒廢已久的公營住宅和校舍開始。夕張市政府在煤礦公司撤出時,買下了原來供員工住的住宅。鈴木上任時,還有4000戶,管理費用不小,而一般人又無法入住,閒置已久。

於是鈴木花了三年整頓環境。例如,裝置冷暖氣設備、手扶梯等,致力營造無障礙空間,讓人口入住,「在日本,夕張市是首創,」《THE 21》雜誌評價。

其次是活用廢校後的校舍。至今夕張已廢除了三所中學及六所小學,全市僅剩一所小學及中學合在一起的中等學校。在此之前,廢棄的校舍用來當作避難所,水電不缺。但是,一棟校舍一年需花數百萬圓維持費。因此新市長讓郵局和老人福利機構進駐這些廢棄校園,免租金。接下來,正在思考如何勸誘其他縣市的企業進駐,以便活化經濟。

攻〉能源自產自銷 拓財源

至於「攻」,鈴木則結合學術界、銀行界和國家,實現了化垃圾為黃金的夢想。

夕張市有66座「滑動的礦山」,是當年挖掘煤礦時被扔出的石頭所形成的石頭山,其中有一座還因兩年連續大雨差點崩塌,如要剷平,每座需花費5億日圓。

後來發現,石頭山混雜著煤碳,是極富價值的再生能源。於是,鈴木指揮當地企業開採煤碳,指定北海道大學技術指導,向北洋銀行籌措資金,市政府則負責協調與銷售。

例如,把煤炭賣給電力公司和造紙廠,剩餘礫石則當作鋪路的材料。這個合作計畫,讓市政府進帳5000萬日圓。

自從遭遇福島核災後,挖掘替代能源的風潮在日本方興未艾。

夕張市受到啟發,現在正積極開發煤層甲烷(CBM)。煤層甲烷是藏在地下的樹木變成煤時所產生的瓦斯。這種瓦斯殘存於煤層中,成分與都市用煤氣幾乎相同。

夕張市約埋藏了77億立方米煤層甲烷,若以全市戶數(約5200戶)一年使用的電力等能源換算,等於能使用約1500年。

2016年,煤層甲烷的試採權即將展開,許多專利正在申請中。夕張市決定「能源自產自銷」,不出售給其他縣市,立意做全國的榜樣。值得一提的是,開發煤層甲烷在日本也是首創。

另外,建設城市所需的資金,以前都靠短暫的借款調度,現在則依據「自治體財政健全化法」,得以發行債券。債券利息1.25%,1年約有5億日圓收入。其他像鼓勵公職退休,刪減公務員人事費用等,提高行政效率,減輕債務負擔。市長以身作則,薪水25萬9000日圓(約台幣7萬5000元),比一般上班族低(日本30世代的上班族月薪約30~40萬日圓)。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彷彿越王勾踐的臥薪嘗膽,市政府的「還債鐘」也長年的提醒「勿忘債務」這件事。夕張市的官方網站有個「還債鐘」。時鐘明顯的顯示尚餘「4092天」,換句話說,債務到2027年3月可以還清。然而,為此,每一秒要持續減少67日圓,一年需清償24萬4359日圓才行。

預防醫學、到府診療助老人

除了債務,小城另有一樁心事:全國老化最嚴重。

心事重重的夕張市民理應眉頭緊皺才對。但是,錯了。「老人們的臉上洋溢著微笑,健康並沒有受到損害。而且,即使大醫院撤離了,罹患重病的老人仍不想離開,」原夕張市診療所所長森田洋之在其著作《破綻帶來的奇跡》如此寫道。

森田分析,夕張市在醫療方面採取三個對策:以市民生活為念的醫療;市民本身的意識改革;強化市民繫絆。其實夕張市原有170張以上病床的大醫院已關閉,只留下不及20床的診所。而且,診斷重症患者用的醫療設備,像CT(斷層掃描)、MRI(核磁共振攝影)等嚴重缺乏,連洗腎設備都乏善可陳。

面對醫療設施及設備不足的現實,市政府團隊擬定了兩個對策:強化預防醫學以及提供完善到府診療。定期派遣醫生、護士、牙醫、藥劑師及物理治療師、照護人員、一日託老職員等巡迴診療。

另外,夕張市生活費用較低,許多老人寧可搭醫院的接送巴士當日往返,也不願在外過夜等。「即使我存了1000萬或2000萬日圓,也不會離開這裡,」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M老先生,向森田醫生坦承。

還有,經常宣導老人之間互相照應。每到冬天,夕張市和北海道其他城市一樣,一定積雪。這時,勤勞的老人家不畏嚴寒,走到戶外協助剷雪,透過剷雪,老人家也找到寒暄、增進了交流的機會。

財政短絀,不是魔咒,夕張模式,其他日本城市正在學。台灣也不妨參考。

關鍵字:亞太城市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