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健康守門員2〉北投社區醫療群

醫生走進家門,當民眾的好朋友

醫生走進家門,當民眾的好朋友
作者:滕淑芬
攝影:張智傑
日期:2016-02-24

住在士林巷弄裡的92歲阿伯,沒有想到會有穿白袍的醫師上門,雖然高興,但還是不好意思的問:「一定要進來嗎?」里長、醫師和志工入門後才知道,阿伯家已經被斷電兩年,值錢的東西都被偷了。天黑了怎麼辦?阿伯從褲子口袋拿出一支小手電筒說,晚上就靠它了。

99歲的爺爺有高血壓、心臟病,但控制得不錯,只是眼力稍差,讀書看報要拿放大鏡。家訪時,他語出驚人表示,「我想做大體老師,」爺爺說,自己一輩子受國家照顧,很想有所回饋。幾年前,爺爺也曾對來訪的社工表達心願,但卻沒有下文。

原來大體捐獻的程序繁複,先要本人親立遺囑,同意書也要有兩位見證人簽名,還要到法院公證。爺爺無親無故,社區醫療群當下決定就由泉源里里長陳志成和洪德仁醫師當他的見證人。

爺爺很早就簽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DNR)」同意書,也註記在健保卡裡,他對醫師說,擔心身體衰老,器官受損,就不能捐獻身體。洪醫師當下承諾,要當他的家庭醫師,常常來看他,守護他的健康。

一星期後,里長、志工、醫師一行人等,帶著穿上西裝的爺爺,好像辦喜事般,來到法院公證,簽下他的人生志願書。

弱勢多 優先選為示範區

這些是台北市2015年9月開始試行的家庭醫師計畫。醫師出身的市長柯文哲認為,健保要走得長遠,家醫、分級、轉診等改革非做不可,才能扭轉民眾大病小病湧進醫院的亂象。

計畫主持人、台大家庭醫學部主治醫師李龍騰說,很多民眾不認識家庭醫師,也擔心醫界排斥,因此市府決定先選定一個行政區做示範。

哪裡有需要,就從哪裡做起,市府盤查台北中低收入戶、獨居老人和身障者人數,竟有20萬人。於是縮小到士林、北投的低收入戶,約有1萬5000人,編列經費600萬元,補助醫師家訪的交通費。

原本想動員200位診所醫師,一人平均訪視50人,但是不少醫師聽說要放下診所病人,還要在非看診時間做家訪,紛紛打退堂鼓。

「去年是服務機制建立,不可能達到目標人數,」計畫執行者、北投文化基金會創辦人洪德仁說,本來期望能找到50家診所,「真的是磕頭也找不齊,最後只有30家加入。」

除了醫師湊不齊,要讓民眾打開家門,也非想像中容易。洪德仁指出,有醫師自己打電話給老病患,說要家訪,還被當成詐騙集團,最後還是由里長帶路。

參與計畫的天母康健身心診所院長黃信得醫師,認同家醫制度,他有一位青少年個案,一直有咬指甲的強迫症,被家長帶來。他分析說,現代家庭解構、親子缺少溝通,若還有經濟狀況差、離婚等因素,都可能引發大人小孩恐慌和焦慮。

「處在熱鍋上的家庭,怎麼會健康呢?」黃信得說,家訪打開一扇關懷的窗,不只是看到民眾身體的疾病,還能看見生活環境、成員互動、家庭支持度,更能對症下藥。

成軍12年 開業醫師當班底

台北市家醫計畫之所以在北投試辦,因為北投社區醫療群已成軍12年。

2004年時,台灣醫療體系從被SARS打擊的惡夢中回神。當時,自喻「臉皮厚」的洪德仁,一通電話打給振興醫院院長劉榮宏,希望醫院和診所合作,因為雙方都有好處。日後需要轉診的病人,診所會優先轉來振興,「開業醫師愛面子,振興只要發一張兼任主治醫師的聘書給我們就好。」

「全國沒有一家醫院院長這麼挺開業醫師的,其他的社區醫療群,都把開業醫師當成『小囉囉』,」洪德仁說,北投社區醫療群每月的病例會議都由他主持,「我雖然不是個咖,但還是要堅持社區醫療以診所為主導的基本精神。」

從北投社區醫療群到台北市的家醫試辦計畫,洪德仁肯定,社區醫療是對民眾健康有利的政策,也是目前衛政單位唯一對基層有補助的專案。

診所醫師走出診間,期望的是能逐漸改變民眾就醫模式,家庭責任醫師才能水到渠成。

關鍵字:健康樂活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