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台東縣太麻里鄉〉果農38歲:施保朗

加工釋迦 做成奶昔、面膜

加工釋迦 做成奶昔、面膜
作者:黃漢華
攝影:陳之俊
日期:2017-10-18

釋迦不但能吃,還可以做成面膜,滋潤皮膚。這個新發現,是來自台東縣太麻里鄉的青年農民施保朗。

太麻里,是全台欣賞日出的著名景點,每年元旦總會湧入大批人潮,一起欣賞台灣最早的日出。這裡更是重要的釋迦產地。當地居民幾乎人人都種釋迦,施保朗的祖父母和父母也不例外。

他回憶,自己小時候就要到果園裡幫忙,甚至假日清晨5點,就要在釋迦上面套袋,無法多睡一會兒,因此,長大後根本不想務農。當聽到公東高工木工科十分有名,便去報考,也順利進入就讀,打算從此遠離農業。

無農藥殘留 網路銷售亮眼

不過,畢業後,他並沒有學以致用。因為爸爸過世,身為家中長子,為了幫家裡多賺點錢,他獨自搬到台東市區,到農會工作,還當過送貨員、開過酒吧,曾經白天當飯店房務,晚上到豆腐店兼差,險些體力不支!

直到2008年,政府推動農村再生計畫,需要年輕人投入,活化農村,施保朗的媽媽潘綉玉要求他回家。經過三個月考慮,他收拾行囊,回到老家,沿著華源山的坡地,幫媽媽種起釋迦。

在外面上過班,體會工作不比想像中容易。回家後,他想成為真正的專業農民,就到台東在農業改良場上課,學習栽種管理、行銷知識,希望從此建立基礎。

由於農民習慣將釋迦交給盤商,一開始他也遵循慣例。但一次颱風過後,他的釋迦表皮有些變色,盤商嫌惡賣相不好,以不屑的態度丟到籃子裡,這一丟,讓他決定自謀生路。

拜電子商務興起之賜,施保朗轉而在網路賣起釋迦,並取了響亮的品牌:「保哥釋迦」,近年也在「台灣好農」「無毒農」等網站銷售。

來到施保朗的果園,可以眺望湛藍的太平洋,陣陣海風吹來,調節山坡的氣溫,加上陽光照射,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孕育了品質優良的釋迦。

他在返家後,為了提升水果品質,開始在三公頃的果園採用草生栽培法,減少農藥使用。

「我每半個月除草一次,」他表示,相較兩個月使用一次的除草劑,草生栽培十分費事。果園地上必須舖滿草,聚積露水,讓土壤變得鬆軟,長出的果實才能更香甜,果肉質地綿密細緻。

此外,他也自行檢驗農藥殘留,務必達到「零檢出」,才能套袋、出貨販售。只是這個改變,一開始沒有得到媽媽認同。

「我原本反對他花這筆檢驗費,」施媽媽說,一年得送驗檢查兩次,還要自掏腰包,實在無法理解。

直到做出好成績,才讓媽媽放心。因為這樣生產的釋迦,不僅拿到吉園圃認證,兩次獲得優秀產銷班班員的榮譽,2015年更在「台東縣番荔枝優質果園評鑑競賽」中拿到佳作。

不僅如此,在這個農三代心裡,釋迦除了當成新鮮水果,還可以做成加工品。

施保朗表示,時下的釋迦加工食品,多是人工調味,沒有釋迦成分。他發現,過熟的釋迦,若是做成奶昔、奶酪、奶凍、冰淇淋等乳製品,可以創造新價值。

青農聯誼會 拚技術找通路

他的媽媽潘綉玉就是開發加工食品的好手。多年前,她和太麻里農會家政班一起用釋迦做成月餅、粽子、碗粿,只可惜沒有商品化,反倒別人採用了他們的製作方法,做成釋迦餅,開拓出新的商機。

「這回我們要做成商品,」施保朗信心滿滿地拿起釋迦面膜,這是他的第一個加工品。2015年,他找到一家生技業者,經過一年研究,萃取釋迦果肉和籽子,加入玻尿酸、洋甘菊液,去年在台東縣觀光景點銷售,吸引女性遊客目光。

「他很有生意頭腦,且劍及履及,」花費兩年時間輔導他的前台東區農改場農業推廣課課長羅聖賢發現,施保朗推廣釋迦富有衝勁,未來還想開店,將釋迦加工品賣給民眾。

「青農不能只悶著頭栽種,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施保朗帶著嚴肅的神情表示。

因此,即使種釋迦已交出亮眼成績單,他仍然持續上課學習,也學會以簡報介紹種植計畫,贏得經濟部認同,通過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獲得65萬元補助。

他更懂得善用群體力量,一起為農業打拚。

身為「台東縣青年農民聯誼會」會長的施保朗,在2015年號召當地青農組織。一開始只有30多人參加,如今,已有200多人。在這個宛如農技團的組織,大家互相打氣,切磋技術,一起尋找銷售通路。

施保朗還集結多名釋迦青農,在紙箱上印著「台東釋迦青農」的字樣,打團隊戰,讓釋迦產業呈現一番新氣象。

關鍵字:永續農業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契作養鴨 產銷一條龍

改良香蕉 變身保健食品、零嘴

精緻包裝 鮮果加工賣海外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