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雲林縣臺西鄉〉養殖戶42歲:歐秋宏

黑蜆肉質肥美 一吃成主顧

黑蜆肉質肥美 一吃成主顧
作者:王一芝
攝影:張智傑
日期:2017-10-18

趁著升起的太陽尚未把池水烘暖,跳上小發財車,跟著皮膚黝黑、穿著青蛙裝的歐秋宏,來到距離他家七、八公里的魚塭。他提醒身旁記者,「水太熱的話,蜆仔撈上來容易受傷。」

1975年生的歐秋宏,在雲林成功繁殖有「大和蜆」之稱的黑蜆,被譽為「台灣黑蜆達人」。

只是魚塭就在雲林麥寮距離六輕最近的魚塭,和廠區的煙囪群只隔了一片防風林,不免讓人擔心魚貝的食用安全性。每當有人問起,他就立刻說明, 「我們每年都通過SGS食品檢測認證,也獲得農委會產銷履歷認證」。 

歐秋宏坦言,工業絕對是汙染源,所以必須有效管理,他的魚塭位於煙囪正下方,空氣品質都在控制範圍,再加上每三、四天換一次水,流動的水質也不易受到汙染。話才剛說完,只見歐秋宏熟練地在水裡摸了一陣,捧起一坨黑泥,黑黑亮亮的蜆仔就藏在其中。「我們沒有泡化學藥劑,這就是日本人的國民美食『黑蜆』,」他強調。

他觀察,一般台灣人只知道「黃金蜆」,殊不知,黑蜆比黃金蜆更營養,「黃金蜆的營養價值黑蜆都有,只差在黑蜆是海水養殖,具備少量微量元素,營養成分更多元。」

營養價值高 封為保肝聖品

據日本醫學研究,黑蜆不但比一般蜆類多三倍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且富含鳥胺酸及牛磺酸,因此被日本人追捧為保肝聖品,日本生鮮超市每公斤要價上千日圓,味增湯頭也總少不了它。

很難想像,眼前講起黑蜆頭頭是道、兩年前還拿下「全國模範漁民」的歐秋宏,2009年前根本沒看過黑蜆。

原來他父親養了30年的鰻魚,15年前,要求人在大學擔任職員的歐秋宏接棒,身為長子的他,二話不說辭了工作,帶著孕妻回鄉。沒想到第二年就遇上鰻魚價格暴跌,又抓不到野生鰻苗,養鰻賠錢,不少同業改養文蛤,導致生產過剩。

剛好長期合作的貿易商在台灣找黑蜆,但黑蜆外銷價一公斤才台幣200元,其他漁戶興趣缺缺,歐秋宏抱著「與其讓池子空著,不如試試看」的心態,從日本愛知縣買了四噸的母黑蜆開始培育。一開始,他根本分不清養的是蛤還是蜆,錯用養文蛤的方式養黑蜆,導致生長在寒帶氣候的黑蜆水土不服,一到夏天,整池就有3/4「開口笑」。他靈機一動,挑出勉強存活的黑蜆,用當地人防寒害的方式,把魚塭往下挖1.5公尺,讓黑蜆能在25度的環境下避暑。

最適合文蛤生長的海水鹹度,介於1.6至1.8度之間,但這對黑蜆似乎太鹹,存活率始終不高,直到一次颱風,歐秋宏才無意發現,黑蜆在鹹度1~1.5度「鹹淡得宜」的海水中生長最快,於是注入淡水中和養殖。

花了三年,歐秋宏才成功馴服黑蜆,讓出生於寒帶的牠們,把亞熱帶的台灣當成自己的家。

後來他嘗試用自然生態的方式養殖黑蜆,先是接受高雄海洋科大輔導,收成後把水抽乾,重新翻土曬池殺菌,並以益生菌和消化菌活化底土,接著進行池水循環,讓黑蜆吃其他魚塭生成的藻類,再排出乾淨的水。

清池改善土壤、水質之後養出的黑蜆,肉質比日本肥美,外殼也更黑亮,相較於其他漁民一斤只能賣50元,歐秋宏的黑蜆一斤能賣出80到100元。目前年產量約50噸,幾乎全數外銷日本,且供不應求,原因很簡單,日本因冬季結冰,無法生產黑蜆,大陸、韓國和俄羅斯同樣無法供貨,唯有台灣冬天仍能收成,等於是獨門生意。

真空包裝 內銷供不應求

2011年,原本黑蜆全數外銷的歐秋宏驚覺,「這麼好的食物,為什麼只給日本人吃?」開始發展真空包裝,留個人產量 1/10,搶攻台灣內銷市場。

目前全台僅有七戶養殖黑蜆,做內銷的只有歐秋宏一家,由於品質好,銷路大好。

但他常被問「這麼黑的蜆仔能吃嗎?」「難不成沒洗乾淨?」因此他也投入推廣工作,與太太潘怡如成立「小漁婦養生黑蜆」臉書社團,介紹黑蜆也分享烹煮方式,不少人一試成主顧,社團成員已超過2000人,還有醫院護士固定每兩個星期團購幾千元的黑蜆,但產量有限,根本不夠賣。

每年收成後,歐秋宏也會在魚塭辦摸蜆活動,免費提供社團成員家庭享受「摸蜆兼洗褲」的樂趣。「曾有一戶從台中來的客人,從早到晚摸了100斤黑蜆,差點帶不回去,」潘怡如笑著說。

旁人不解,要是每個客人都免費摸個100斤,他豈不賠大了?「不能只想著賺錢,要把客人當朋友,」歐秋宏最大的心願是,把黑蜆推廣給台灣人。他想說的是,不是只有黃金蜆好,黑蜆也是世間珍寶。

關鍵字:永續農業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肉雞當精品賣 客讚「高大上」

古法醃製 烏魚子美味彈牙

顧客先寄放錢 就怕買不到番茄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