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桃園市楊梅區〉豬農31歲:彭冠霖

不餵廚餘、重清潔 養出幸福的豬

不餵廚餘、重清潔 養出幸福的豬
作者:張瓊方
攝影:陳之俊
日期:2017-10-18

桃園楊梅台31線25公里處,遠遠可見高聳醒目的三座巨大飼料槽,這裡就是北台灣(苗栗以北)規模最大養豬場所在地。僅一條馬路之隔的華新牧場與龍泰牧場,共計飼養了8000頭豬。

1986年生、30歲出頭的彭冠霖是第三代豬農。中國科技大學資訊工程畢業,當完兵,曾短暫跟嬸嬸一起做不動產生意,但在大多數年輕人都還在探尋人生方向,25歲那一年,他便「沒有懸念」地回家接手看似傳統,卻又龐大的養豬事業。

「家裡已經投資這麼多,不可能不繼續經營,」彭冠霖表示,養豬產業進入的門檻非常高,雖然拿到執照不難,但要真正蓋起來、順利運作不容易,需得天時、地利、人和多方條件配合。

「我從小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養豬,豬養我,」彭冠霖覺得天經地義。

養豬似養小孩 靠多多觀察

置身華新、龍泰牧場,並沒有與幾千頭豬同處的感覺。一來聞不到印象中豬舍的臭味,二來也聽不見豬的叫聲。穿在來客身上的不織布防塵隔離衣,反倒讓人有置身高科技業廠房的錯覺。

「祖父那一代只是小規模飼養,父親與大伯接棒後,才開始有規模,從4000隻一路增加到8000隻,」彭冠霖說,到自己這一代,種種環境條件的限制,規模已難再擴充,只能從更新設備下手。

彭冠霖表示,老一輩比較捨不得汰舊換新,他接手後開始更新畜舍、分娩床等老舊設備,並將廠內所有的通風和加熱設備,改由電腦控制。今年夏天,天氣酷熱,幸好畜舍已全部更新成負壓式水簾,吹出來的風比較涼,豬才不會悶壞。

養豬之所以有臭味,主要來自餵食的廚餘,及豬排泄的糞便。但華新牧場的豬,不餵廚餘,而是以玉米為主,再加上礦物質等微量元素的進口豬飼料,一個月需量達300多噸,因此沒有那麼臭。而且豬很愛乾淨,即便欄位有限,也會在定點大小便,只是工作人員無法即刻清除。飼料公司因此設法加入除臭劑。

牧場工作從繁殖小豬開始,共飼養630頭專門繁殖小豬的母豬。彭冠霖指出,一隻母豬一年平均可以出生2.2胎,一胎產十多隻小豬。離乳的小豬一天得餵食兩次嬰兒牛奶,真的跟養育小孩差不多。從小豬養到120公斤左右的成豬,歷時七個月。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彭冠霖強調,場裡的豬完全不使用藥物,只打該打的疫苗,餵食的是不添加藥物的「空白料」,保證沒有藥物殘留。對豬觀察入微、很有感情的彭冠霖說,豬必須當成人來照顧,「豬不會開口反應,只能靠主人觀察。例如,不舒服的時候,豬會喘、呼吸急促;冷的時候,豬會交疊在一起。」

創品牌突圍 改良日本品種

即便品質掛保證,為了去化一整隻豬,省去分部位零售的麻煩,牧場的豬向來直接交給桃園肉品市場拍賣,平均一個月可出貨高達18台車,一台車約載45~50頭豬。

近兩年,他更進行品種改良,朝向自創品牌,引進與日本鹿兒島相同品系的黑豬改良,肉質上比一般台灣常見的豬肉更有油花。他表示,這種黑豬不但要多養半個月,太重的話,體型反而不漂亮,在拍賣市場行情反而低。彭冠霖轉而與冷凍公司談合作,希望藉由冷凍公司的通路,如火鍋店、燒烤店等,拿到比較好的價格。

投入養豬六年,雖然畜牧業全年無休,彭冠霖甘之如飴,唯獨對於豬農的困境感觸良多。因為原物料以及豬價,兩端都操之在人,豬農無法控管。

1997年,台灣爆發口蹄疫,對養豬戶衝擊非常大,至今台灣仍屬施打疫苗的非疫區。彭冠霖說,那一次,牧場並沒有口蹄疫,結果卻更慘,因為有疫情的場可以得到政府補助,沒有的,既得不到補助,還得承受豬價從一頭1萬元跌到1000元。「豬,不能說不養就不養,就算崩市,每天還得餵飼料!」

疾病是養豬事業的最大風險。今年農曆年前,很多牧場爆發集體感染早發性下痢,產量驟減,使價格提升,如今豬價來到少見的一公斤80幾元。

彭冠霖指出,豬下痢是感染RNA病毒,病毒會不斷變異,無法以疫苗控制,且只要一隻豬得病,幾乎整場就都差不多完了。今年曾到荷蘭牧場取經的彭冠霖說,在荷蘭的牧場,人員進養豬場強制必須先洗澡、更衣,但就算連這樣的嚴格把關都無法杜絕疾病。

疾病影響產能,以一頭母豬一年生產量得以讓幾頭豬上市來估算,去年牧場平均由18頭掉到17頭,但國外普遍都在20頭以上。「台灣氣候高溫高濕,疾病容易繁衍,不容易達到這樣的成績,不過,我還有努力空間。」彭冠霖期許。

關鍵字:永續農業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十大神農 代耕茶葉第一人
小地主、大佃農稱霸北台灣
與大豆輪作 讓水稻吸滿養分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