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桃園市龜山區〉茶農40歲:林和春

十大神農 代耕茶葉第一人

十大神農 代耕茶葉第一人
作者:張瓊方
攝影:蘇義傑
日期:2017-10-18

剛屆不惑之年的林和春,受父親感召回桃園龜山種茶已12個年頭,這些年他先後得到「百大青農」「十大神農」榮耀的加持,再加上可觀的收入,真可謂「名利雙收」。

「希望孩子將來也種茶嗎?」第三代茶農林和春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我會用行動感動孩子回來做農,就像我爸爸感動我一樣!」

受父親感召 回鄉種茶

茶廠旁,幾個貨櫃組成的ㄇ字型空間,是林和春停放曳引機、採茶機等機具和辦公的所在,看起來既實用又霸氣,就像他經營的製茶事業。

由父親手上接下「長生製茶廠」的棒子,林和春不辱使命,愈做愈大。但在少不更事時,他曾一口回決父親要他回來幫忙的請求。「日商公司一個月十幾萬不賺,賺這種血汗錢?」林和春從成功工商電機科畢業、18歲就出社會打拚,「在外面打滾十幾年後,發現最親的人還是自己的老爸!」父親做茶,直到81歲才完全放手,這種精神讓他感佩,不得不回來幫忙。

林和春老早感受台灣茶產業的勞動力不足,產量日益減少。以長生茶場所在的林口台地為例,早期有4000多甲茶園,隨著社會發展的腳步,日漸萎縮。

體會到沒有產量就沒有市占率,要提升市占率,得從擴充產量著手。利用設備、整合資源,創造更大效益,就成為林和春努力的目標。

他坦言,有段時間追求有機、手工耕作,但利潤低又辛苦,「那幾年因為繳不出租金,承租的土地一直被地主收回,我才警覺,要保護土地,必須先強壯自己;提高生產力、保有土地的活化運用,才是上策。」

機器取代人力拚產能

從育苗、種植、管理到採收,林和春取經同樣人口老化嚴重的日本,引進各種機器設備回來改良,甚至還在機器上加照明設備,讓茶農不需要「硬碰硬」的在大太陽下拚搏。

茶樹要種得好,首先要以曳引機深層鬆土,這樣養分、空氣才能進得去,「但台灣很多茶園因為沒有設備,從來沒有鬆過土,」林和春透露。

其次是育苗。過去育苗袋都是人工填土,一個人兩分鐘頂多填20、30包,林和春改良後的機械式填土,兩分鐘可填130包。更重要的是,他提倡的蜂巢狀紙穴盤,種到土裡可自然分解,省去了拆軟盆的人力,及廢棄物產生。「去年完成測試,可以節省九成的人力與時間,」他說。

代耕上百甲 促台茶機械化

就連種植茶樹都可以用機器取代,林和春發明的「定植機」,「只要三個人操作機器,一甲地可以節省45~48位人力,效率快,品質好。」他還推廣以「雙排定植」取代過去的「單排定植」,「雙排種法可以充分利用土地,還能讓茶樹提早成行,提早兩年收成。」

最耗人力的採茶,則以能定高、定寬的採茶機效力。初期有人質疑機器採收無法做到「一心二葉」,會影響品質。「一心二葉是迷思,」林和春解釋,幾葉不是重點,茶樹種好才重要。機器採收、樹冠面定高,日後受光面與養分輸送的距離一樣,長出來芽點等高,質量反倒提升。

林和春說,採機器耕作雖然剛開始與父親的「老茶人」理念頗多拉扯,但父親也慢慢認知,機械化是這個世代必須要走的路。

為了推廣這套新式機械種茶模式,林和春與十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團隊,還有人自願當志工,三年來載著機器,跑遍全台灣各茶區為人代耕。即便僅僅只是一行茶樹,他都不辭辛勞、不計酬勞跑去展示,「賺效益比賺錢更重要,」他說。

如今除了管理自家十幾甲茶園,林和春從北區龍潭、楊梅、湖口,中區的民間、竹山、南投,代耕到花蓮、台東,全台共計代管、代採上百甲茶園。「覺得最吃力、找不到人做的,都來找我用機器介入幫忙,」林和春說,只要是平地或坡度15度以內的丘陵,機器都可以運作。

一般只要請林和春代耕半年,茶農的思惟就改變,紛紛表示:「回不去了!」

林和春打造茶業新願景的理念與成績,為他贏來了2017年「十大神農」的殊榮,但他不以此滿足,下一步要著手改良加工環境。「引進日本的栽種技術後,再加上台灣擅長的發酵工藝,我要把台灣茶往下一個世代推進,」他充滿信心地說。

關鍵字:永續農業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小地主、大佃農稱霸北台灣

與大豆輪作 讓水稻吸滿養分

高科技牧羊 質量超水準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