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台中市大肚區〉稻農31歲:顏明賢

與大豆輪作 讓水稻吸滿養分

與大豆輪作 讓水稻吸滿養分
作者:林玲瑩
攝影:蘇義傑
日期:2017-10-18

什麼樣的米,連螞蟻都瘋狂?豪士農坊負責人顏明賢是台中大肚第一位種植無毒稻米的青農,為了做到SGS認證農藥無檢出,肥料及農藥量少別人1/3,採收前兩個月不噴藥,碾成率因此折損三成。但自然健康的東西,昆蟲比人更識貨。

「稻米碾完,如果沒有馬上進真空包裝,隔天螞蟻就會來搬,」顏明賢自豪地說。

今年31歲的顏明賢,國小就幫忙農活,家中從祖傳三分地,到如今自種加承租面積達12甲,他笑說從沒放過寒暑假,假日就是務農,比上學還辛苦。

從憲兵隊結訓,體格魁梧的他本想當職業軍人,因為奶奶一句話,決定返家幫父親,卻花了快十年才說服父親同意從慣行農法轉到友善耕作。

在傳統農村裡,顏明賢的作法不被眾人看好,唯有太太周孟巧一路支持。他開玩笑說,跟太太可說是「門當戶對」,太太就住在自家三合院對面,從小青梅竹馬,相戀20年,夫妻感情好到連續生了五個孩子,被友人戲稱田間的「神鵰俠侶」。

2014年他自創品牌「豪士農坊」,「豪」字拆開,分別是家、口、士,寓意為「一家人要吃的米」,原意是想種出家中六旬老父、下到四歲么兒都能安心食用的好米。

噴農藥送醫 決心無毒耕作

像顏明賢這樣在農村長大的七年級生,兒時仍有在水溝拿竹竿釣魚、田埂挖泥鰍的樂趣。然而,自從農藥普及,農民為了追求產量,大量仰賴施藥跟施肥,導致地力受損,灌溉渠道裡的魚死光光,田裡再也找不到泥鰍。

最誇張的一次,他跟爸爸一起噴農藥,早、午各一輪,當天半夜兩人就因為農藥中毒送急診,在醫院打完點滴,凌晨6點,父子倆又回到田裡工作。

這讓顏明賢覺悟,若不改變耕作模式,「有命賺,沒命花」。他得知中興大學有教授農藥防治、微生物、益菌培養等課程,整整兩年,不愛讀書的顏明賢為了種好田,一週有三天早上忙完農活,晚上仍打起精神到校上課。

光上課還不夠,還要親自耕作驗證理論,那段時光,手邊的休閒讀物,是厚達600頁的《農藥使用手冊》與《水稻常見病蟲害》。他學到,預防勝於治療,先了解植物生長流程,成長需要的微量元素,疾病病徵、誘發原因、擴散媒介,在發病前找尋相應的防治方法。

他投注70萬積蓄,試種黑柿番茄,初期遇上常見的生理病害「黑腐病」,青色果實底部出現黑色斑塊其實是缺鈣,因此他在植株還沒長大時就施以含鈣肥料,成功種出不易生病的番茄。

相較一般露天栽種結果率僅五成,他的番茄收成高達八成,果實還在樹上就被客人訂光。

以往務農思惟很簡單,想讓作物長大就灑肥料,生病就噴農藥,顏明賢的觀念是:作物就像人,根系顧好,植株強壯,抵抗力就強。

例如一期水稻常見的「稻熱病」,植株萎縮無法結穗,農夫發現後照慣例施藥,但他卻從耕種管理根治。

改善植株密度 助水稻強壯

首先調降種植密度,一般播種秧苗之間行距是七吋,顏明賢調整為八吋,讓根系在土壤中舒展,最初還被人訕笑「不懂種田」。結果,當他收成量完全不減,成本還比別人低時,其他農民全部效法他採八吋行距。

他也重新盤點噴藥時機。稻熱病的傳播媒介是露水,而農民為了避暑,夏季一般選在清晨5、6點噴藥,此時剛好讓病害跟著擴散。他索性等日出後才噴藥,雖然辛苦,但一次藥到病除。

連肥料也斤斤計較,只在插秧、分穗期跟育穗期三個時間點施肥,買菌母回來自製益菌肥,農藥也只做基礎藥物防治。以往父親每期稻作農藥錢破10萬元,現在他一年可省下1/3的費用。

「農藥行不喜歡看到我,因為我每次叫的藥量都比別人少,還會指定配方,」他苦笑。

三年前,台中市政府推廣非基改大豆,鼓勵稻農輪作大豆,顏明賢看準大豆與水稻輪作的好處,率先加入。

大豆根部的根瘤菌能發揮固氮作用,鎖住土地養分,也能使長期水耕的土壤蟲害被消滅,像是令稻農聞之色變的福壽螺,無法在離水的環境中生存超過三個月,因為種植大豆,意外降低兩成病蟲害。去年他種了五甲黃豆,隔年輪到一期水稻,連肥料都沒灑,植株長得飛快,一般插秧要七天才看得到明顯生長,顏明賢的稻田只要四天。

顏明賢生產的稻米大多銷往糧商,去年賣到連自家都不夠吃,還得去外面買米回家,「被太太罵到臭頭!」顏明賢一臉憨厚地笑著。

關鍵字:永續農業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高科技牧羊 質量超水準

黑蜆肉質肥美 一吃成主顧

肉雞當精品賣 客讚「高大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