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中城市觀點 - 《魚與黑道》追蹤暴力團大金脈「盜漁經濟」,看鈴木智彥不輸韓劇《魷魚遊戲》的玩命!

日本盜漁黑金達28億!他拿命訪黑道老大揭「魔性海產」犯罪經濟

日本盜漁黑金達28億!他拿命訪黑道老大揭「魔性海產」犯罪經濟 示意圖/取自Unsplash。攝影者Paul Einerhand。
作者:書中城市
日期:2021-09-27

編按:海,究竟是誰的所有物?台灣作為一個海島國家,傳統餐食與小吃對於來自海洋的各種珍饈並不陌生,而許多來自境外海域的水產品,也受惠於全球貿易的便利之下,逐漸成為國人菜單上耳熟能詳的料理選項。當飲食消費探討起內涵,從個人層次的溫飽、營養到品味秀異,進而導出更巨觀的環境永續、階級與道德等議題時,關注、追溯餐桌食材源頭漸漸成為近年許多研究、報導的取材。而《魚與黑道》作者「鈴木智彥」便以「盜漁」的晦暗視角出發,在空間上走踏以日本為起點的東亞各漁場,娓娓道來近半個多世紀,日本水產經濟黑白交摻的發展歷程、關係網絡,觸發讀者截然不同的思維。(本篇為書籍城市觀點,不代表作者立場)

「日本政府立法護漁,違法捕撈叫盜漁,盜漁者黑道是也。鮑魚、海膽、螃蟹、海參、鰻苗等盜漁海產市價加總,有28億新台幣之多!」

歷時5年追蹤調查,揭開日本漁業另一面

前隻身潛入福島第一核電廠,完成黑道與核電廠共生關係調查的鈴木智彥,運用他對黑道的認識及相關人脈,循線追蹤暴力團的大金脈「盜漁經濟」。

這趟單槍匹馬的採訪旅程,從岩手和宮城的三陸鮑魚盜採題材展開,並由此進入東京築地市場臥底4個月。接著鈴木智彥前往北海道調查「黑鑽石」海參盜採,再以描繪千葉的「暴力之港」銚子,作為漁港城鎮被黑影壟罩的縮影呈現。

爾後他再走訪北海道東端的根室,挖掘爬梳了當地盜魚傳統的來龍去脈。踏查足跡最終抵達九州、台灣及香港,拼湊出鰻魚國際走私網絡。

鈴木智彥:「暴力集團沒有媒體所說的那麼黑暗,但你也不會想到:為暴力團與你我之間的差異搭起橋樑的,是海鮮。」

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NOAA。圖/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NOAA。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透過海鮮珍饌串連一段段鮮明故事

鈴木智彥不刻板複製黑道的單一形象,也不浮誇渲染漁民的哀情悲歌,而是透過鮑魚、海參、鮭魚、海膽、螃蟹、鰻魚等海鮮,鈴木巧妙串接起一個又一個生動鮮明的故事,奮力揭露被隱蔽的事物,傳遞無聲者的心聲,讓那些活在黑白交錯之間的姿態身影,有機會進入大眾的視野中。

因此鈴木筆下的場景千變萬化、人物有血有肉,從一般社會掉落、被築地市場撿拾起來的邊緣人;與盜魚集團鬥智鬥力,卻受限於法令而難掩悲憤的海保職員;分工合作掩護防守,自比為棒球隊友的盜魚團隊;為求生計鋌而走險擔任雙面諜的船主;在三角海域跟蘇聯警備隊周旋、行徑被市民視為痛快逆襲的特攻船員等,各種面向的人物都有。

而且他們不只一一躍然紙上,還分別活在遭震災海嘯襲擊的市鎮、宛如異世界的「築地村」、漁業權懸置的發電廠周邊海域、黑市化的知名觀光朝市、漁村裡的聚賭場所、被國家拋棄的北方領土等背景下。

日本平成25年夏天,當鈴木智彥遇見黑道老大

盜漁集團趁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划出橡膠艇、背著氣瓶,在漆黑的海裡潛水。

為了不讓海邊的漁民和警察、海上保安廳發現,照明一概不用。潛入海裡後,才把戴頭上的烹飪用瀝水籃上以束帶綁住的防水燈開關打開,目標是有「黑鑽石」之稱的海參。
 
直擊現場前,鈴木智彥和別的盜漁團隊取得聯繫,跟他們的老大在市區的蕎麥麵店見面,當下對方跟他說了盜採海參的概略。

「稍早,鮑魚還在全盛期的時候,也有白天趁虛而入的團隊,但現在盜漁集團增加太多,警備也嚴格,幾乎都在晚上進行了。被其他團隊嫉妒、告密的話很麻煩,因此漁獲量都會說得少一點。現場如果碰上其他同行,就協調好再潛水。如果去我說的地點,一定是可以遇到的喔。」盜漁團老大表示。

老大的一天,從早上起來確認氣象預報開始,特別是風向檢查,如有必要,就實際去勘察海象。接著蒐集執法單位的消息,探視現場整體氣氛,做出最後判斷。決定出海工作的話,就聯絡各個成員在工具車上裝載小艇等,在海邊停車場集合。

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Paul Einerhand。圖/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Paul Einerhand。

盜魚團隊彷彿一支棒球隊

Achilles公司製造的10人小艇,通常由3到4位潛水員(簡稱潛手)搭乘。潛手背著2個12公升的氣瓶,1個半小時內2次或3次潛入海中直到用完為止。

他們徒手抓海參,逐一放進綁在身上的網子裡。小一點的氣瓶,有時就背2倍數量,有些時候在氧氣用完之前海參就抓光了。

每次下潛後,基本上到捕撈結束為止不會浮出水面。盜採海參的盜漁集團增加過度,導致資源枯竭,必須下潛到相當深的地方才行,也無法簡單地回頭浮上來。
 
船上搭乘著被委以掌舵任務的船長,以及被稱為バンコ(bannko)的助手,他們追蹤海裡光線、注意不要跟丟潛水員,同時監視陸地上的風吹草動,與潛水員之間使用放在防水保護殼裡的手機或無線電通訊。
 
陸地上另有3人左右的「陸周り」(okamawari)岸上守望小組,開著車定時探察周邊。盜漁作業從黃昏開始,進行到晚上10點、11點為止,巡邏時間以外,都在山裡或這種停車空間等地待命。

盜漁不會在海上被捕,執法單位行動的目標,是漁獲從小艇卸下的片刻時間。因此,滿載非法漁獲回來的小艇撤退時是最危險的,岸上守望人的角色意外重要。

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Duangphorn Wiriya。圖/示意影像取自Unsplash。攝影者Duangphorn Wiriya。

當規則橫阻在求生本能前,非法犯罪一不小心就成為真實世界

那時候,鈴木智彥設定的接觸目標是團隊中所謂的岸上守望人,但經過2小時左右的等待和觀察,也看不出哪輛車比較像他們的,於是只好親自敲敲感覺可疑的汽車車窗。

「今天情況如何?」鈴木智彥打算假裝成其他盜漁團隊的守望人。「幹嘛啊混蛋,你誰啊?」駕駛一秒暴怒。

接著鈴木智彥判斷無法矇混,遂表明自己想做採訪,但一遞出名片就被大吼「快滾啦!沒拍照片吧?小心我揍你!」駕駛憤怒回道,接著猛然開車走人。

其實盜漁船隻返回港口時,是最可能曝光被捕的時候,鈴木智彥形容那就像「魔性時刻」,所幸他歷經閉門羹、被放鴿子、人身安全受威脅,到最後黑道邀請他加入盜漁行列,鈴木智彥都平安無事,也許亡命之徒是講道義的,惡貫滿盈卻又充滿良善,違法犯罪卻也痛快的逆襲,而黑道與漁業之間,似乎終究沒有反派、沒有壞人,也沒有聖人與君子。

本觀點文參考自游擊文化出版之《魚與黑道:追蹤暴力團的大金脈「盜漁經濟」》資料,非該書作者立場。

👉 追蹤+按讚城市學FB官方帳號,加入IG粉絲,最新城市議題不漏接!

關鍵字:觀點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2030年北極冰就全融了?暴雨只是開端...科學家警告第6次大滅絕
整座漁港就是美術館!走進基隆實境遊戲、藝術現場,體驗打卡外的深度魅力
38%人懼暴雨野火衝擊!國際大廠調查:台灣氣候危機感高於全球
書中城市

書中城市

城市中的迷途小編,介紹各種和城市主題有關的實用書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