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書摘《沒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青年生命故事紀實

一句「漢化殆盡」失去名字!平埔族青年身分證表格裡尋族群認同

一句「漢化殆盡」失去名字!平埔族青年身分證表格裡尋族群認同 示意影像取自斯卡羅臉書:斯卡羅 SEQALU:Formosa 1867。
作者:書中城市
日期:2021-10-10

編按:每個時代存在不同悲歌,好比這一群人,從清領時期「熟番」變成日治時期的「熟蕃」「平埔族」,到了國民政府時期,他們連名字都失去,在歷史資料中被「漢化殆盡」,彷彿被時代噤聲,連暫時的名字都是統治政權賜予。但過去不會憑空消失,《沒有名字的人》一書中受訪的20位平埔族群青年,就致力跳脫非「原」即「漢」,非「生」即「熟」的二元框架,以混血姿態積極追尋族群認同感,呼籲台灣正視平埔族群的權益。 

故事從島嶼之南的屏東縣滿州鄉開始,一個原漢混雜、族群界線曖昧難辨的平地原住民鄉,5位平埔原住民青年踏上一段尋找被奪去的名字的旅程。

他們的祖先是一群被時代噤聲的族群,連名字都由統治政權者所賜予。從清領時期的「熟番」、日治時期的「熟蕃」、「平埔族」,到國民政府時期,最終他們連名字都失去,僅在歷史資料中留下簡短的「漢化殆盡」,一筆帶過族群數百年的興衰命運。似乎族群的賡續與亡佚,可以任由國家機器來裁奪,無須來龍去脈的交代,一切宛如不證自明。

然而過去並不會憑空消失,平埔族群曾在島嶼的山林、平原馳騁,有著屬於他們的愛恨惡慾;現在依舊真實存在,即便不曾大聲說出自己已被污名的名字,但在島嶼的四方一隅,平埔族群仍試圖唱著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傳頌著自己的名,即便是這麼的靜默無聲。

《沒有名字的人》書寫團隊透過自身書寫與採訪,希望拼湊出台灣當代平埔族群的真實樣貌。被採訪的對象包20位平埔族群的青年,他們的身分跳脫非「原」即「漢」,非「生」即「熟」的二元框架,以混血姿態,包括族群的、語言的、信仰的、認同的,混雜存在。

示意影像取自斯卡羅臉書:斯卡羅 SEQALU:Formosa 1867。圖/示意影像取自斯卡羅臉書:斯卡羅 SEQALU:Formosa 1867。

在面對如此雜揉的身分處境,這群青年因為感到困擾、徬徨、特別有想法而不斷思考,進而積極追尋或選擇逃避這樣的身分,可是當他們想大聲說出自己的名,現行的族群政策卻又再次給他們迎頭一擊。

根據現行的《原住民身分法》,原住民身分取得是國民政府依據日治時期戶口調查簿註記做的認定,而不是以血統、認同、文化等標的,來檢驗山地或平地原住民身分。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以文化存續程度,限縮平埔族群回復身分的權利空間,無疑是一種諷刺,若族群邊界與框架須由權力者認定,那彷彿只要說自己是「某某族」時,就必須講什麼語言、穿什麼衣服、吃什麼食物、唱什麼歌、拜什麼神,否則社會就無法承認「我」的存在。

但現實族群樣貌卻是複雜的、移動的、混血的,唯有正視平埔族群部落鑲嵌於資本主義社會的事實,肯認族人真實的生活處境與經驗,進而重新審視族群的定義,才能讓被奪去名字的人,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名字,而不再是沒有名字的人。

👉 追蹤+按讚城市學FB官方帳號,加入IG粉絲,最新城市議題不漏接!

《沒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青年生命故事紀實》。游擊文化提供。圖/《沒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青年生命故事紀實》。游擊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沒有名字的人:平埔原住民族青年生命故事紀實》,游擊文化出版。

作者介紹|

方惠閔 - 1989年生。台中教育大學教育學系碩士畢業,現任職於台中教育大學原住民族教育及文化研究中心。

朱恩成(Awui)- 1992年生。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畢業。

余奕德 - 1990年生。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畢業,返鄉的Freelancer,一直在作地形模型。

陳以箴 - 1991年生。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畢業,現就讀於台灣大學人類學系碩士班。

潘宗儒 - 1992年生。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畢業,現任職於屏東縣牡丹鄉原住民族家庭服務中心。

關鍵字:投書
書中城市

書中城市

城市中的迷途小編,介紹各種和城市主題有關的實用書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