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巴黎手札】易毀損、又不經濟,太陽能難上道

太陽能板裝在馬路上會怎樣?法國試了結果超慘

太陽能板裝在馬路上會怎樣?法國試了結果超慘 圖/達志影像提供
作者:趙偉婷
日期:2019-08-16

2015年在歐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擔任總統時期,法國舉辦了萬眾矚目的巴黎氣候大會(COP21),為彰顯對抗氣候變遷的決心,還在籌備會議期間宣布了許多綠能推動計畫,其中一件吸引外界目光的案子,就是要在西北方諾曼地小鎮Tourouvre-au-Perche鋪設世界最長的「太陽能發電道路」(Route solaire)

該項目由法國建設巨頭Bouygues子公司Colas,及運輸業的CEA Tech共同合作,委託「Wattway」公司執行,看似軍容壯盛。2015年受訪時,Colas執行長 HervéLeBouc曾野心勃勃地說:「如果能將法國1/4的道路覆蓋太陽能板,將可以取代核電廠,同時保持法國能源的獨立性!」

頭號挑戰:毀損嚴重、維護難度高

不過,四年倏地過去,最近太陽能道路卻傳出壞消息。

2014年計畫啟動時,Wattway獲得超過500萬歐元補助款。公司從四個實驗點挑選,最後決定在Tourouvre-au-Percher一段長度約一公里的道路,鋪設2800平方公尺的太陽能板,估計每天會有2000輛車通過,並強調所有面板都是法國製造(Made in France),2016年12月完工時,時任環境部長的Ségolène Royal還主持剪綵儀式。

被法國視為綠能政績之一的太陽能發電道路,完工啟用時曾吸引大量關注,圖為時任環境部長的Ségolène Royal。(圖/達志影像提供)


但啟用至今不過兩年半,太陽能道路卻陸續傳出瓦解冰泮的噩耗。各大媒體幾乎一面倒地以「一個昂貴的失敗」批評,《世界報》(Le Monde)便冠上斗大標題:「世界最大的太陽能道路慘敗!」

為什麼呢?

不同於一般放在屋頂上的太陽能板,太陽能道路除了要發電;還得每天接受風吹雨淋、被各種車輛輾壓,耗損率相當高。為解決這項挑戰,當初廠商已在面板上鋪設造價不菲的多層樹脂與聚合物組,做為防護,政府也要求該路段速限降至每小時70公里。

可惜經過這番努力,依舊無法避免設備毀損。維護廠商坦承,許多路面已經磨損到無法修護的地步。而且出乎意料的是,除了車子重壓磨損路面,兩側路樹的枯葉也常掉落、堆積到路上,帶來的腐朽和沾黏等問題,也是造成太陽能道路損壞的主因之一。

麻煩多多:成本太高、還被人嫌醜

不難聯想,設備的經常耗損,連帶影響了太陽能道路的發電效益。

根據《世界報》報導,太陽能道路第一年(2017)的發電量,只有原本預期的一半多,當年合計發出14萬9459度(kWh)電力。隔年(2018)就打了對折,剩下7萬8397度。2019年到7月初,只產出3萬7900度。如此低迷的效率,太陽能道路會成為媒體嘲弄目標,並不令人意外。

將太陽能安裝到馬路上立意雖好,卻得面臨損耗率超高和維護困難等許多挑戰。


其實,太陽能發電道路的構想由來已久,最早可追溯到2000年,由一家美國公司Solar Roadways率先發明。當時即有研究指出,把太陽能板安裝到馬路,不僅成本比一般太陽能電廠高20倍;發電效率也很低。

2014年,搶到頭香的荷蘭率先在阿姆斯特丹西北部小鎮Krommenie,裝設世界第一條「太陽能自行車道」(SolaRoad),成為熱門話題。當年那段車道只鋪了140平方公尺,成本就高達350萬歐元。

值得慶幸的是,荷蘭太陽能自行車道的耗損狀況沒法國那麼嚴重,第一年發電量是9800度電。若能維持這般效率長達20年,最後每度電的成本還是高達17.8歐元(超過台幣600元),相較於當前太陽能平均發電成本已降到約0.05歐元(不到台幣兩塊錢),實在高得嚇人。

不符成本效益之外,太陽能道路這兩年還碰到不少出乎意料的麻煩。比方,除了要在馬路上鋪太陽能板,沿路還需要許多電氣設備(如管線、逆變器),因此兩旁須架起一排內藏裝置的混泥土矮牆,卻被許多法國民眾嫌棄太醜、有礙市容。迫使政府去年特別編列4萬4000歐元的預算,聘請畫家設法美化路旁灰灰醜醜的矮牆。不消說,此舉再度引發一陣抨擊。

近年太陽能平均發電成本不斷降低,凸顯了太陽能道路欠缺成本競爭力的嚴酷事實。


除了跑在前頭的法國和荷蘭,包括盧森堡、摩納哥甚至中國,都有類似的太陽能道路計畫。但這項創意想真正落地,除了成本過高的老問題,還得克服一連串、想都沒想過的狀況(如中國的太陽能板剛鋪上就被偷了~)。目前大概只能說,想把太陽能放上我們每天走的路,恐怕還有好幾哩的障礙得過。

關鍵字:歐美城市環境友善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沒有冷氣的法國人,如何熬過2019熱浪?

你支持空服員罷工嗎?來看看法國勞工怎麼挺「自己人」

在宜蘭的這間養護院,光寶用愛心打造綠能發電

趙偉婷

趙偉婷

趙偉婷 (Weiting),一個在法蘭西打滾多年的偽法國人,受高盧文化薰陶,熱愛繪畫、戲劇、美食。誤打誤撞的念到博士班,目前就讀於巴黎政治學院 (Sciences po),主修國際關係、環境政治與國際政治經濟,研究領域為碳市場、綠色金融、永續發展策略,多次參與聯合國氣候大會,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實習。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