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師生聯手,替爆發「綠牡蠣」的二仁溪甩掉污名!

長榮師生聯手,替爆發「綠牡蠣」的二仁溪甩掉污名! 長榮大學結合各系所推廣大河文化、在地旅遊、國際交流;圖/長榮大學提供。
作者:謝明彧
日期:2020-06-10

提到「二仁溪」,你會想到哪些關鍵字? 對35歲以上世代來說,直覺反應大概是「綠牡蠣」。1970年代起,二仁溪沿岸就是廢五金回收與提煉的工廠聚集地,大量有毒溶劑排入溪,成為當時重金屬污染最嚴重的河川之一,被稱為「台灣的黑龍江」。更在1986年爆發綠牡蠣事件,登上CNN報導,成為台灣之恥。

然而,如今年輕人聯想到的卻是花海與生態旅遊。去年布袋蓮紫紅花海,在盛夏廣傳為台南賞花秘密景點,連當年綠牡蠣發生地的出海口,也成為新興的生態旅遊景點,可乘坐竹筏觀賞泥灘地上的彈塗魚、水鳥、紅樹林。

這條曾被宣告死亡的台灣重度污染河川,能走向生態恢復、遊人前來,除了地方人士奔走,聯手剷除沿岸高污染產業,還有一個重要角色,就是二仁溪畔的長榮大學

社會責任納校務,養成學生人格 

長榮大學自2002年開始投入二仁溪的改善維護計畫,由環境教育國際實驗學院院長洪慶宜帶領,推動長達12年的「生態正義行動計畫二仁溪風華再起」計畫,今年拿下《遠見》第一屆大學USR傑出方案「生態共好組」首獎

二仁溪流域整治前後對比。圖/長榮大學提供。圖/二仁溪流域整治前後對比。圖/長榮大學提供。

很多人聽到學校推環保,直覺就是老師帶學生做宣導影片,或去校外教學,最多是安排學生做志工打掃環境;長榮大學校長李泳龍說,這些都是學習的形式之一,但如果沒有把社區拉進來,所有活動都是空的,唯有讓非環境相關科系師生,以及對現實無力的社區民眾,都能在推動的計畫中找到位置,當看見自己的參與能夠發揮實際效應,才有凝聚力。

「當所有人都認同的社會責任納為校務核心,長榮大學就有了完全不同的主軸和精神,」李泳龍說,這種人格養成教育,讓學生出社會後更願意主動為別人負責,或許很難立刻量化為數字績效,卻能成為長期口碑。

「河川不會自己變髒,會髒,一定是因為人!」洪慶宜說,當時二仁溪惡名昭彰,在地人深惡痛絕,只是沒有行動,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可以做什麼?「既然缺的是整合,長榮就來扮演統合大家、分工合作的平台。」

聯合國和平大使-珍古德博士與年輕學子一同走訪二仁溪。圖/長榮大學提供。圖/聯合國和平大使-珍古德博士與年輕學子一同走訪二仁溪。圖/長榮大學提供。

師生共組河川巡守隊,糾舉違法 

長榮由環安系師生帶頭成立河川保育中心,與有心居民共組「河川巡守制度」,幫忙巡視、糾察是否有人偷燒廢五金、偷排廢酸水,把政府因人力不足而無法落實的部分補上。從一開始的熱血巡邏,漸漸摸索出一整套怎麼排班、分批巡視領域、檢視現場的SOP,最後因成效良好還被納為國家政策。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過程中當然也有挫折,最常發生的就是民眾看到違法事件、也舉報了,公權力卻沒有前來抓人。洪慶宜說這不是政府吃案,而是溝通不良。例如民眾舉發時說明不夠清楚,相關單位要找到地點都是難事,好不容易找到,違法的人早已逃之夭夭。長榮大學就擔任橋梁,協助將舉報時的說明擬定清楚,將問題分門別類歸屬,哪些問題屬於哪個單位負責。

接著,是教育民眾對鄉土的愛。二仁溪的污染源之一來自當地生活廢水,但建設需費用,緩不濟急。長榮大學的人社學院、管理學院、環境教育學院師生,協力推廣「大河文化」,整理二仁溪的歷史、環境、文化,並且編成教材讓中小學生閱讀。更進一步規劃二仁溪的景觀再造與親水旅遊,例如沿岸的腳踏車道、季節花樹種植、沿線旅遊景點串連。

李泳龍總結,用計畫做為落實的「點」,讓時間連結各階段計畫成為「線」,隨著成果累積為「面」,發揮效益愈來愈大,並讓參與者都能找到自己的價值,就是USR永續的關鍵。

李泳龍校長參與二仁溪環境走讀活動。圖/長榮大學提供。圖/李泳龍校長參與二仁溪環境走讀活動。圖/長榮大學提供。

關鍵字:永續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從交通、遊民、到極端氣候,城市面臨的五大難題有何解方?
公園的幾棵樹並不等於森林!中和四號公園試種「都市林」
歡慶世界地球日!「瓦特先生」為台灣綠電市場帶來新契機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