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打工族】

2004年的一則法令,決定了全日本非正職員工的命運!

2004年的一則法令,決定了全日本非正職員工的命運!
作者:書中城市
攝影:陳柏年、賴永祥
日期:2020-06-22

對於全日本各處超過2000萬的非正職員工,還有不斷增加的「中年打工族」,2004年,可說是決定他們命運的關鍵時間點。

這一年,惡名昭彰的「三年規則」(日本厚生勞動省規定,除了軟體開發等26種工作,其他職種的派遣勞工期間限制為3年)剛通過,製造業的派遣也解禁了(派遣期間為一年),而專門領域的派遣則改為無期限。

如此一來,派遣員工完全被認為是「正職員工的代替品」!

派遣員工可以隨著生產需求增加或減少;也就是說,派遣員工被認為是調整人力雇用的關鍵,這點是正職員工跟非正職的外包員工都無法辦到的。對於當時陷於困境的製造業而言,派遣員工的解禁是非常好的事。

派遣及非正職員工衍生的問題及副作用,也正在入侵台灣的勞動市場。圖/派遣及非正職員工衍生的問題及副作用,也正在入侵台灣的勞動市場。

同一時間還有所謂的「專職派遣」,指企業在集團內成立派遣公司,被該公司錄用的人派到集團內其他企業,不過集團內的派遣2010年起被限制只能在8成以下。有關特定對象的派遣,雖然在派遣法第48條第二項被認定是勸告對象,但在各類職種的徵人廣告,仍會看到「可至某某公司上班」這樣的句子。

筆者認識的某地方電視台經營者曾明白告訴我:「主播在20幾歲是最有人氣的,只要換成年輕的女主播,收視率就會好,所以我們會讓子公司成立派遣公司,找新人主播進來,過一陣子再請她們走路。」這些話語沒有半點罪惡感,我聽了也無言以對。

不知是否因為消費稅將要調漲的關係,最近一直聽到景氣好轉的數據。總務省指出2017年的完全失業率為2.8%,與2015年的5.1%相比恍如隔世,2018年八月的數值為2.4%。只是,非正職雇用者持續增加仍然不變,2017年再創新高,非正職達2036萬人。

日本正職雇用及非正職雇用勞工的歷年變化圖/日本正職雇用及非正職雇用勞工的歷年變化

雖然正職人數增加了,但仍然不能安心。安倍持續推動「工作型態改革」,其中引人注目的政策為建立「高度專業制度」,並於2018年七月公布相關法令。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高度專業是將高收入的專門職業(年收1075萬以上者)從工作時間外勞動的規範去除的制度,不過是將過去被批評的「白領除外規定」或「零加班法案」換個名字罷了。

另外,工作時間外的勞動時間上限也大幅放寬,原則上是每月45小時,一年360小時,若臨時有狀況,可將上限提高到一年720小時,一個月不超過100小時(含假日)。由於過勞死界線是每月80小時,因此引來相當大爭議。

為何執政黨不顧勞方的大力反對,仍要強行通過呢?在高度專業的背後,財經界「就算薪水都有確實發出,也看不到成長」的想法,才是真正原因吧!「安倍經濟學」如果真的想讓景氣回復,這種雇用政策是沒有用的。

而對占了日本企業99%的中小企業來說,提高正職員工薪水的重要性,一年比一年高,只是現實並非如此。

東京都產業勞動局〈中小企業薪資狀況〉指出,有薪資單的企業只有43.7%,薪資單的有無,跟企業是否有工會,有著極大關聯。擁有工會的企業有薪資單的比例為67.6%,沒有工會的企業只有41%。

會定期調薪的企業,也是有工會的實施比率較高,可以說工會的組織率就算變低了,重要性仍然不減。

事實上,「穩定的經濟」和「穩定的雇用」是表裡一體的關係,為了實現後者,前者的結構改革甚為必要。

本文節錄自《中年打工族》,時報文化出版。圖/本文節錄自《中年打工族》,時報文化出版。

關鍵字:投書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他們有近300萬人,卻被國家長期忽視的「中年打工族」
日本老後難民的「車屋人生」,台灣也會上演嗎?
書中城市

書中城市

城市中的迷途小編,介紹各種和城市主題有關的實用書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