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零成本的員工,達到請工讀、正職的效果

許多企業賺錢的秘密武器:無薪實習生

許多企業賺錢的秘密武器:無薪實習生 示意圖
作者:書中城市
攝影:陳之俊、關立衡、蘇義傑
日期:2019-12-17

編按:實習,過去被看做提早進入職場、學習職業技能並適應的絕佳管道,尤其對某些需要大量經驗的專業行業,如醫療從業人員等,提早進入對專業養成有顯著幫助。但曾幾何時,這樣有訓練性質的實習,卻變成許多企業「不付錢」,卻能獲得有部分工作能力、零成本員工的方便管道,替企業省下許多成本。

以下選自《高學歷的背債世代》一書中的段落,現在的環境是如何說服大學生進入企業無薪實習:

---

工會勞工就業率下降的特徵是:成員往往是男性、全職、高薪、年紀稍長。這體現了美國的社會契約論,以及一種即將逝去的生活型態。那麼正在崛起的勞動力型態是什麼?相對來說,無薪實習生是一種新型態的員工。這個角色結合了高、低技能勞動力的特徵,以及在教學掩護下的無償工作。

無薪實習生做著彈性工時的工作,而且很有可能是年輕女性。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薪水。他們做的是體力活,例如遞送咖啡或影印,以及比較抽象的工作,像是管理社群媒體帳戶,或是參與團隊會議。實習生在勞動力兩極化的兩端都摻了一腳。

現在,實習生的範疇只適用於非常需要技術的專業領域,例如醫學,醫生在工作現場進行訓練(政府付他們初學者的薪資)。在這種傳統模式中,新手從嘗試錯誤中學到訣竅。

因為醫院需要下一代的醫生,所以才需要那麼費心。但是,新型態的實習生比較像是公司最底層的員工,我們大多數人都相信公司的話,認為他們不需要領薪水。雖然這些事情難以精確地計算,但我們的調查數據顯示,有一半的大學畢業生在畢業之前完成了實習。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這是一股龐大的勞動力,最可靠的保守派數據指出,每年有一百到兩百萬名實習生向公司提供勞動力。免費勞工全面削弱了對最底層勞工的需求,因為如果可以不用付錢,為什麼要付錢?佩林(Ross Perlin)在他的著作《實習生王國》(Intern Nation)中,詳細介紹了激增的實習現象,並將之稱為「高等教育與職場的轉換中一種全新的、與眾不同的形式。」

佩林分析無薪實習生徵才廣告中冠冕堂皇的措辭,他寫道:「從實習中獲得價值的負擔已經落到了實習生身上。」實習不再是複製專業,相反地,實習已經成為方便雇主在靈活的勞動力資源中自由選擇的一種工具。無薪實習不是對未來做投資,而是預先提取。我們已經邁入了一個愛模仿的荒謬世界,在這樣的世界裡有咖啡師實習。年輕又沒經驗的人還是有權領薪水的想法已經過時了。在重視推薦信與履歷的就業市場中,千禧世代很願意出賣手頭上僅有的東西:時間、技術、精力。

很多大學無所不用其極地推動無薪實習,有些甚至規定學生要完成實習才能畢業。許多學校發給實習學分,將實習視為具有教育價值。這種三方關係意味著學生支付學費給大學,然後為公司(州或非營利組織)工作,得到的回報是學校與公司雙方會確認申請實習的學生確實支付了學分費,同時也進行了勞務。實習生就像《丹尼與寫作業機器》中的丹尼一樣,得到的報酬是好寶寶貼紙。

從學生的角度來看,即使沒有報酬,實習換學分,是同時邁向畢業與未來心目中工作的一步。至少,學生就是這樣被推銷的—因為沒有太多證據顯示無薪實習會帶來有利的就業成果。二○一三年全國大學與雇主協會(NACE)—這個組織成立的部份理由是為了促進實習—一項調查發現,完成無薪實習的畢業生獲得工作的可能性比對照組少二%(分別為三十七%和三十五.二%),他們的起薪中位數實際上更低(三萬五千七百二十一美元對比三萬七千八十七美元)。

從這些數字來看,整個狀況看起來像是一場信心遊戲,年輕勞工接受老闆的說法,認為他們還不應該領薪水,但如果他們努力,一切就會改變。「無薪實習是進入職場最關鍵的一步」只是一個迷思,但對大學與雇主來說,實習是非常好用的。

圍繞著無薪實習的另一個傳聞,是那些做著不太算是工作的年輕人總是備受呵護,依靠父母的一大筆補助金生活。在主流文化中,常常認為實習生是辦公室裡穿得最好的人,靜靜等待他們未來可以在一群精英中自動脫穎而出。但是實習橋(Intern Bridge)—除了全國大學與雇主協會之外,另一個專攻實習市場研究的主要機構—的一項調查發現低收入學生比較會接受無薪實習,而高收入的同儕比較傾向找有薪職缺。

此外,與有薪工作相比,女性比男性更可能選擇無薪實習。富豪實習生的神話大概可以製作年輕人的電影或電視節目,跟實際從事實習的年輕人扯不上關係,但它也有助於維持現狀:如果公司與社會都認為實習生是由家庭或學校這樣的非市場代理機構所照顧,他們就不需要費心去管實習生是如何一週熬過一週。這進一步鞏固了年輕勞工的想法,就是他們沒有立場談判,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並設法討好老闆。

這也代表了期望落空,以及像「剛入行的菜鳥相信他們(比起協商薪資)只能要求有關單位認可他們的勞動紀錄」這種錯誤的訊息氾濫。只有從小吃好、穿好的世代才會這樣想。事實上,沒有雇主會用賠錢的非員工,這就是他們希望勞動部相信他們正在做的事情。美國的經濟肯定不是這樣的。正如實習橋報告所言:「事實上,認為實習生對公司沒好處是荒謬的。」

但這無法阻止有影響力的大學校長試圖盡可能延長有利可圖的實習制度。二○一○年,在勞動部提醒實習必須遵守現行的就業規範之後,十三位大學校長共同簽署了一封信給當時的部長索利斯(Hilda Solis),要求聯邦當局不要介入。

我擔心無薪實習的崛起不是管控疏漏的結果。相反地,這種新的勞動制度是某種文化不可避免的自然結果,在這種文化中,孩子得到的教導是,他們主要的目標是成為最好的求職者。即使聯邦監管機構嚴厲打擊違反最低薪資標準的公司,也對可能使用聯邦補助支付非法實習計畫的大學進行大規模的詐欺追查,我相信還是會有年輕人願意迫不及待地違反規定賤賣自己。

只要美國童年是一場考試與獎章的比賽,就會有孩子盡其所能地填滿他們的履歷。就像《湯姆歷險記》的主角湯姆說服朋友幫他做家事還收錢一樣,雇主與大學已經說服年輕人,工作本身是他們可能不配擁有的特權。事實上,他們說我們的貢獻沒什麼價值。

正如佩林寫道:「免費提供某些東西的力量—它打破了門檻的障礙,涵蓋更廣泛的群眾,並且避開了預算等正式結構—被許多負面的心理負擔所抵消……在一個關注成本效益分析的社會中,免費不在會計的計算之內,免費不算什麼。」這種信念刺激了一些短期的盈利能力,卻教會人們變得諂媚、擔憂、焦慮。而他們不是領固定薪水的人。

本文摘自《高學歷的背債世代》/高寶出版

關鍵字:投書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為何許多年輕人畢業後工作,就開始過苦日子?
下班不用回Email!全球工作最幸福的10座城市
全球最塞車國家!第一名上下班都讓人崩潰
書中城市

書中城市

城市中的迷途小編,介紹各種和城市主題有關的實用書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