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農力崛起】

她修舊古厝成新風景,讓苗栗苑裡鎮熬出新生

她修舊古厝成新風景,讓苗栗苑裡鎮熬出新生 苗栗縣農漁牧業休閒觀光推展協會總幹事林彥伶。
作者:林書帆
攝影:賴永祥
日期:2020-09-02

林彥伶因經商失敗落腳苑裡,租下沒人要的古厝,靠著政府補助與社區居民群策群力,讓古厝搖身成為著名景點,也替更生人、遊民等弱勢族群,帶來新人生。 

苗栗縣苑裡鎮有一幢130多年歷史、名為「東里家風」的三合院古厝,原為清代移民鄭幼所有,子孫開枝散葉、陸續遷移後,有長達30年無人居住,如今不僅成為縣府核定的三級古蹟,更成為當地知名觀光景點,背後推手之一即是林彥伶與社區夥伴。

經商失敗,租下閒置30年古厝 

「如何從18年前一步步走到今天,想想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林彥伶說。

2001年,她因經商失敗來到苑裡,租下鄭家古厝。「老實說,租了之後我有點後悔,因為口袋裡沒半毛錢,怎麼整理這麼大一棟沒水沒電、屋頂破好幾個洞的古厝?」於是成立苗栗縣農漁牧業休閒觀光推展協會,申請勞委會多元就業方案,但方案沒補助材料經費,只好去墓仔埔、磚窯撿人家不要的磚頭,或從其他老屋撿材料,加上水保局「農村窳陋空間改善計畫」支持,一點一滴修復成如今樣貌。

林彥伶認為,能修復古厝主要原因,除了靠社區居民通力合作,以廢物利用精神降低成本也很重要,如今看到古厝的桌椅、門板,甚至是民宿賣點:紅眠床,也是撿來的,居民們還會捐贈家中用不到的日用品。

苗栗苑裡古厝。圖/苗栗苑裡古厝。

修復後的古厝,引來古裝劇劇組注意,紛紛來此拍戲,林彥伶以超值價格提供食宿,不收場租,但要求若有臨時演員需求,一定要聘請當地居民,創造就業機會,如《台灣奇案》、《戲說台灣》等節目都曾在此取景。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近年,林彥伶透過舉辦古厝婚禮、古裝劇體驗遊程,持續將古厝魅力及價值發揚光大。「目前東里家風每年大約會舉辦10幾次古厝婚禮,還是需要臨時演員及工作人員。協會也訓練街友當導演,指點遊客穿上戲服演古裝劇,並將過程拍照護貝、燒錄成DVD。」

遊客也可體驗抓週、收涎等習俗。林彥伶有個願景,就是將東里家風古厝打造成像日本「時代村」的文創園區,參觀時要換古裝,彷彿搭上時光列車,回到阿公阿嬤時代的生活。

延伸古厝價值,協助小農銷售 

將古厝打造成觀光景點之餘,林彥伶也致力為高齡化農村注入新血。她說:「起初,協會中只有一、兩個年輕人,現在已增加到14位以上,大多是因為在都市生活遇到困境,才返回苑裡尋找新生活,至少開銷較小。」

這群返鄉青年的耕作面積合計約15公頃,種植稻米、火龍果、水梨及蔬菜。除透過小地主大佃農政策承租土地,也會向年事已高、無力耕種的農民承租,部分成員甚至無償提供土地。林彥伶說:「不少是以前一起做社區工作的居民,因為知道我們是在做公益。」至於收成的作物除了運到「山守現直賣所」賣,林彥伶也提供古厝空間,做為當地小農的銷售平台。

青年返鄉務農的門檻之一,就是不像上班族一樣有固定收入,協會提供固定薪水,幫他們站穩腳步。工作內容除了在農民需要人手時提供協助,也必須處理協會事務,如維護認養的社區公園。其中幾位年輕人因務農有了穩定收入後,便不再領取薪資,更進一步回饋協會,捐助更生人家庭孩童的就學費用。
農村注入了新血,也讓在地農產銷售活絡起來。圖/農村注入了新血,也讓在地農產銷售活絡起來。

幫助更生人、弱勢群體就業 

不只修復古厝,也修復弱勢群體的生命。協會成員許多並非一開始就是任職,有些可能有精神或心理問題,或因經濟壓力走投無路。林彥伶說:「這裡就像庇護所,住了一段時間,身心恢復得差不多了,就開始依照專長提供服務,譬如管理民宿、木工、水電等。」

如今,餅舖的師傅是更生人。養雞場則由一位脊椎損傷患者、一位小兒麻痺患者,加上幾位更生人一同負責。林彥伶說:「還有一位女性更生人會做巧克力,所以我們也賣巧克力,雖然做的事很雜,但重要的是幫助每個人以原有技能換取溫飽,獲得自信心。」

類似失依老人、精神病患與更生人這種弱勢族群,目前約有20位住在古厝中,協會也協助8個更生人家庭在附近租屋,提供就業機會,或是提供農地耕作,還收容過3位棄嬰,幫忙尋找適合的寄養家庭。

事實上,協會擔負起類似社福機構的功能,卻沒有為照顧弱勢工作而申請補助,林彥伶說:「有人看到很多遊覽車進來,以為協會賺很多錢,其實每個月固定薪資支出就要100多萬。遊客多時,還需要請居民幫忙,臨時工當天現領薪資,加上交通費補助,成本不低。」雖然賺不到錢,但重要的是創造就業機會。

不僅修復古厝,林彥伶也幫助起在地的弱勢者。圖/不僅修復古厝,林彥伶也幫助起在地的弱勢者。

目前,協會有30多位全職員工,外加50多位臨時員工,工作包括:導覽解說、協助農事、撿雞蛋、照顧家禽。即使7、80歲長輩,也能當攝影團體的外拍模特兒賺外快。甚至有台中豐原的失依老人,遠從基隆、屏東來的更生人在此落腳。林彥伶將協會定義為:「一個共生家庭,讓艱苦、走投無路的人不要想不開,可以來這調整心情,人生重來一次。」

篳路藍縷走過18年,林彥伶坦言社區工作辛苦:「但回頭看看這些得到照顧的家庭和弱勢族群,就又有了繼續前進的力量。」

關鍵字:地方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里長買小巴帶長輩就醫,意外凝聚了社區感情
全台薪資第二高城市竟是這個農業縣?六都都輸給它
苗栗勞工及青年發展處長彭德俊:傾聽青年聲音,幫他們留在家鄉
林書帆

林書帆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