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手札】

疫情威脅下怎麼玩?法國旅人的「仲夏夜之夢」

疫情威脅下怎麼玩?法國旅人的「仲夏夜之夢」
作者:趙偉婷
日期:2020-09-07

2020年暑假接近尾聲,天氣慢慢轉涼,眾人紛紛回到工作崗位,往年這時,巴黎人會興奮地展示被豔陽曬出的小麥膚色,分享自己的旅行趣事。今年因疫情之故,一切似乎都染上一層陰影。這個夏天,歐洲人是怎麼度過的呢?

「夏天過得怎樣,有去旅行嗎?」我問同一研究室的Sylvie,「沒有,你也知道,今年是個奇怪的夏天!」她皺著眉回答。

以往,歐洲城市一向是暑假旅遊首選,每年從世界各地吸引大量遊客。今年由於疫情延燒,旅遊、住宿、餐飲等行業,都慘到不行。以巴黎為例,包括:鐵塔、羅浮宮、聖心堂等往年絕對人擠人的熱門景點,都變得清閒許多。

疫情橫掃,巴黎熱門景點如今人潮大減。圖/疫情橫掃,巴黎熱門景點如今人潮大減。

國際遊客銳減,花都商家慘兮兮

週末午後,住在蒙馬特山丘附近的朋友Pierre找我,坐在聖心堂台階遠眺市景,我們看著下面三三兩兩的稀疏人群。

「我以前很討厭來這,因為常都被觀光客擠得水泄不通,」巴黎土生土長的他直說,「但今年夏天,這些景點總算還給巴黎人了!」

他說的沒錯,巴黎的遊客真的少了很多,國際觀光客進不來,城內的店家叫苦連天。雖然業者都配合政府規定,要求戴口罩、店面到處消毒,還有餐廳買一堆泰迪熊來確保安全距離,但銳減的人潮,依舊重創業績。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開韓國餐館的于老闆,喝著燒酒跟我訴苦,說今年生意掉到只剩去年兩成。還好政府有些補助措施,他幫員工申請暫時失業補助金,勉強還撐得下去,「政府很怕企業跟餐廳倒掉,倒了一家,就多了好多失業人口。」

某些咖啡廳用玩偶幫顧客保持安全距離,意外成為拍照的好景點。圖/某些咖啡廳用玩偶幫顧客保持安全距離,意外成為拍照的好景點。

可想而知,這種狀況對依賴觀光的國家衝擊甚大,如1/3國民生產毛額(GDP)來自觀光產業的希臘,儘管受疫情打擊不大,至今只有200多人死亡,卻面臨嚴重的經濟危機。

國際旅客進不來,那本地人呢?跟台灣人一樣,雖然病毒威脅仍在,但已經被悶很久的歐洲民眾,早就忍不住想衝出去玩。

坎城影展取消,也擋不住海岸度假潮

由於跨國旅行不易,一些開放國境的國家,也要求出示檢疫證明,有些還得隔離14天,所以多數人今年都選擇在歐洲境內玩。

我的比利時朋友Lisa,就跟朋友到著名的度假小鎮坎城 ,在私人遊艇上暢飲香檳,享受舒爽的海風,暫時忘卻疫情苦悶。可是,這個小鎮最有名的活動—每年5月的「坎城影展」,已被迫取消,讓當地商家損失慘重。

另一位在醫院工作的朋友Nicolas,前幾個月承受大量高壓工作,最近終於能喘口氣,他找朋友一起開車穿越多國,從法國一路到克羅埃西亞的海邊小屋,回程還去逛義大利。

最近的威尼斯,觀光人潮比往年少了很多。圖/最近的威尼斯,觀光人潮比往年少了很多。

跟巴黎一樣,少了人潮的威尼斯,也展現截然不同的風貌。嘆息橋、聖馬可廣場等代表景點,都看不到摩肩擦踵、人潮洶湧的畫面。 Nicolas開心地在河邊餐廳享受卡布奇諾配義式點心,還在 Instagram 限時動態寫道:「現在是造訪威尼斯的最佳時刻!」

除了威尼斯,他還去鄰近米蘭的養老勝地「貝加莫」(Bèrghem),從古色古香的街道、穿梭湖中的遊艇、在河邊做日光浴的人們,很難想像這裡是歐洲最早爆發疫情的地方,光這一帶就有逾10萬名確診者、上萬人死亡。

今年初曾被疫情重創的義大利城市貝加莫。圖/今年初曾被疫情重創的義大利城市貝加莫。

另一位朋友Justin,最近也到義大利中部小鎮度假。我問:「聽說義大利管得比法國嚴,是真的嗎?」他解釋:「在市區和觀光景點,大家是會戴口罩,但到了海灘,就沒人在戴了,看那海灘的人潮,真的讓人捏把冷汗!」

在法國政府大力鼓吹國旅下,各景點暑假生意都明顯回溫。

八月底的週末,我和朋友開車前往距巴黎車程約 4個多小時西北方的布列塔尼半島(Bretagne)的聖馬洛(Saint-Malo), 這個被古城牆與海灘環繞的小城,今年暑假可說是巴黎人的度假首選。

不受疫情影響,法國各處海灘又湧現人潮。圖/不受疫情影響,法國各處海灘又湧現人潮。

不難想像,當各城市陸續解封、旅遊人潮到處移動,各國的確診病例又開始衝高。

如暑假尾聲的8月28日,法國單日確診數就飆上7973人,幾乎等於三月時的單日最高峰,而且染上肺炎的,幾乎都為旅遊回來的年輕人,南部幾處天體營還爆發集體感染。

稍可告慰的是,近來疫情的死亡率和重症率,終於明顯下降,讓醫療系統不致無法負荷。

缺少觀光客的鐵塔景觀台,如今只剩稀疏人群。圖/缺少觀光客的鐵塔景觀台,如今只剩稀疏人群。

隨著收假時間到來,政府規定民眾無論外出或在室內,一律強制戴口罩,企業也得為員工提供口罩,戒慎恐懼地準備迎戰下一波考驗。

關鍵字:旅遊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別再報復性旅遊了,讓這一行更「永續」的三大心法!
花都的後疫情小確幸:滿街跑的鐵馬、還有露天座位
八週「禁足令」將解禁!明天過後的巴黎會怎樣?
趙偉婷

趙偉婷

趙偉婷 (Weiting),一個在法蘭西打滾多年的偽法國人,受高盧文化薰陶,熱愛繪畫、戲劇、美食。誤打誤撞的念到博士班,目前就讀於巴黎政治學院 (Sciences po),主修國際關係、環境政治與國際政治經濟,研究領域為碳市場、綠色金融、永續發展策略,多次參與聯合國氣候大會,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實習。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