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藝術家搞「蠟筆外交」,在陽明山做台灣的畫

墨西哥藝術家搞「蠟筆外交」,在陽明山做台灣的畫 Raul Gasque提供
作者:太報
日期:2020-10-20

因緣際會下來到台灣,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展開繪畫創作之旅,發展出獨一無二的創作方法:用台灣的天然顏料,加上蜂蠟、亞麻籽油,最後以火封畫,擺在太陽下吸收陽光,使其融入畫作,希望透過藝術,傳達那些言語無法訴說的。 

Raul Gasque今年來到台灣第五年了,當初是受教授東亞文化與政治的外國友人推薦,來台就讀學位。Raul本來就對繪畫有興趣,不僅精通藝術史,更對文學、哲學、電影、世界歷史和國際政治有涉獵。

對繪畫的熱忱,加上攝影師背景,Raul的影像常被他人評論為有畫的抽象及詩意。身處異鄉,他感到攝影不再足夠表達情感,加上不懂中文,常被當作「外國人」,因此回歸到非語言,也成了最適合的媒介。

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Raul Gasque提供圖/墨西哥藝術家Raul Gasque。Raul Gasque提供

「我又回到了嬰孩般的狀態,又或者是聽不見的人。但透過抽象繪畫,我感到人們彷又能多了解我一點、更靠近我一些。」作畫對於Raul而言,除了是創作與抒發個人情感,也是與他人溝通的符號及語彙。

用台灣的土和陽光,做台灣的畫 

「我的創作方式只屬於台灣,我用台灣的顏料、陽明山的土、台灣的陽光,畫出只屬於台灣的畫作,因為一切都是在這發生的。但我用的顏色是屬於墨西哥的色彩,很強烈、濃郁,表達我對家鄉的思念,」Raul如此解釋。

除了顏料,Raul也融入其他天然素材,如蜂蠟和亞麻籽油,希望使用的材料盡量是天然、環境友善的。「我不希望創作對環境有負面影響,藝術家除了肩負道出世界問題的責任,也更必須愛護我們居住的土地。」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創作中火的元素,源自他在瓜地馬拉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Rigoberta Menchú從事競選活動時,向馬雅薩滿學到的「火的儀式」。馬雅文化會用火來清理身心的負面能量。Raul也把這樣的做法轉移到作畫過程,在瘋狂時把負面思緒投入畫中,並燒毀「邪惡的靈魂」。


隨性而至、自由創造的工作坊 

「我愛這片土地,我認為台灣充滿潛力與可能。但因為教育制度與功利主義的關係,很多創意都被扼殺了,這相當可惜。而我想做的,就是透過藝術教育來翻轉現況,」他表示。

Raul的工作坊和台灣傳統學院派的「操弄式」(指對心智的操控與箝制)教學不同,不論是對大人、小孩,都強調「自由創作、隨興而至」,同時有技巧地引導。

他會帶小朋友到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兒童藝術中心看展,最近的展叫做《時間在哪裡》,讓孩子體驗「看不見卻存在」的事物,並從小培養抽象感知的能力。他深信藝術的潛移默化,能培養人類的性格、創造力與自主性,對一個人的人生有長久且深遠的影響。

辦在陽明山上的繪畫工作坊,參與者們在塗完顏料、倒上燃燒融化的蠟以後,最後一個步驟就是以「火的儀式」封畫。Raul Gasque提供圖/辦在陽明山上的繪畫工作坊,參與者們在塗完顏料、倒上燃燒融化的蠟以後,最後一個步驟就是以「火的儀式」封畫。Raul Gasque提供

在陽明山上的成人工作坊,他帶領來到山林中的參與者冥想,體驗「畫而不畫」──沉浸在大自然中,靜下心來,呼吸,重新找回自我,創作構想便猶靈光般乍洩,你會感受到心中那畝清澈的田浮現。

接著,Raul會讓參與者們在山中找尋素材──只有大自然才能給的──落葉、松樹斷枝、泥土、小石子等,成為畫的一部份,變成真正的「地景畫」。然後帶每個人認識所需的顏料、亞麻籽油、高嶺土和蜂蠟等,每個動作都用自己的手,也是與畫對話、與自己對話。

過程中,每個人都像孩子、野人般畫出自己所感受到的,決定自己的色彩、調出自己心中的色調、點燃屬於自己的火;最後透過火焰昇華了靈魂。而作畫也不只是作畫,而是作為印證自身存在的媒介──讓靈魂呼吸,並讓身體內的能量得以釋放。

藝術家指導小朋友作畫。 Raul Gasque提供圖/藝術家指導小朋友作畫。 Raul Gasque提供

本文轉載自 2020.10.16「太報」,撰稿:張堪節。

對工作坊和計畫有興趣請
IG:howdoyoutranslateametaphor
臉書:How Do You Translate A Metaphor?

關鍵字:美學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書籍修復師」職人陳炳宏,修最多次的竟是這本?
訴說台灣故事的「皮」塑作品,連比爾蓋茲都讚嘆!
lifeintaiwan 頻道主 Allan:台灣有讓人留下來的理由
太報

太報

為有情人物發聲、讓社會更有溫度。 運用年輕世代擅長的工具、創意的對話方式,分享有趣的話題、詳實的資訊、多元的觀點,帶給大家更貼近生活的報導內容。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