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游牧族】

危機是轉機?與其等待疫情結束那天,不如開始學習與病毒共存

危機是轉機?與其等待疫情結束那天,不如開始學習與病毒共存
作者:Mei Kuo
攝影:Mei Kuo 提供
日期:2021-06-01

數位遊牧的生活一年多前因疫情危機被迫停止,當初在巴拿馬,體驗了六個月的封城,行動自由限制開放時間一延再延,生活充滿未知。一年多後的今天,我剛剛打完疫苗第二劑,這一刻的我,沒有興奮,只有鬆一口氣。我摸著痠痛的手臂,看著網路上報導臺灣剛剛爆發的疫情,看著身邊朋友剛開始經歷被迫在家工作的各種不適應。若你覺得現在對於未來充滿未知而焦慮,或許我這一年多來在海外防疫走過的路,可以給你一些力量。

先分享與新冠肺炎相處一年多來的總結:

❝「與其等待恢復自由那一天的到來,倒不如現在就開始練習與疫情共存。」❞

MEI提供。圖/MEI提供。

巴拿馬封城六個月的生活

回想去年三月剛抵達巴拿馬一個星期左右之後,馬上遇到巴拿馬全國封城,全國班機禁止進出,不能離開我所在的首都,不能自由進出住所。

每個星期只能出門三天,每次出門只能兩小時,而且這兩小時,還是政府依個人ID號碼規定的兩小時,不能自己選擇出門時間。所以住了巴拿馬半年,我只有看過巴拿馬市的夕陽。

出門除了到超市和醫院、藥局,不可以在戶外溜搭,所以全巴拿馬市我最熟的景點,就是我青年旅館附近的兩間超市。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後來,政府宣布男女分天出門,所以活在封城六個月中的我,從來沒有跟我老公一起出門過。

在陌生的國家失去行動自由,我馬上陷入前所未有的惶恐和低潮,我每天看著聽不懂的西班牙語新聞,被巴拿馬確診案例控制著情緒,怕得病而狂洗手,看到每個陌生人都覺得是感染源,一打噴嚏,就擔心個一個禮拜:我染病了嗎?

封城三個月後,我們本來住的青年旅館更因經營不善倒閉,我們被迫要換青年旅館。疫情之下遇到這種事,本來數位遊牧自由浪漫,四海為家的生活方式,頓時覺得有點悲情。

MEI提供。圖/MEI提供。

「與疫情共舞」的日子

去年九月,因為巴拿馬簽證到期的原因,我們再次體會到疫情下沒有自己的家的小悲情。我們做了一連串不同國家政府的防疫政策措施研究,也在巴拿馬做了快篩和抗體檢測後,移居到鄰近的多明尼加。

而多明尼加簽證快到期時,世界各地疫情仍然未減緩,再加上附近各國防疫措施都不那麼嚴謹,因此,我人生第一次簽證滯留,就獻給多明尼加了。

當我們在巴拿馬和多明尼加等待疫情減緩時,慢慢在2020年底聽到我老公美國的親戚、友人感染新冠肺炎,也有親戚的朋友因得病而過世的消息。在美國,似乎認識有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人,是美國人生活的一部分。

在疫情相對和緩的多明尼加共和國,每日確診數也是上百人。當我們要離開多明尼加的前幾天,當地診所來到我們家做快篩的服務。

公告保持社交距離的宣導愈來愈多了,MEI提供。圖/公告保持社交距離的宣導愈來愈多了,MEI提供。

離開那一天,載我們去機場的計程車司機自己和我們說,他去年12月已經染過新冠肺炎,請我們不用擔心會再從他那裡得病。

打完疫苗後,疫情就結束了?

回到美國後,我在五月打完兩劑疫苗了。美國邁阿密有非常多可以接種的據點,我是在當地藥局(類似台灣屈臣氏)接受我兩劑輝瑞的疫苗,打了第一劑之後,第二劑我等了約三星期。打完疫苗之後,很幸運的是沒有什麼副作用。

美國和英國一樣,施打疫苗的速度挺快的,美國從今年初就開始有疫苗可以施打。雖然當初一開始是先開放給高危險族群施打,但是新聞上也常聽到許多施打據點一天結束之後,會有「剩餘」的疫苗,開放給附近想接種的社區民眾前來施打。相較於美國,許多其他國家所擁有的疫苗數量,就沒有這麼足夠。

在目前我數位遊牧居住的邁阿密,乍看之下會以為疫情已經完全結束了: 海灘上人滿為患,餐廳、酒吧人潮眾多,去年疫情下所謂的兩公尺距離,顯然已經不存在了。目前邁阿密有些室內場所,已經將「必須戴口罩」改為「建議戴口罩」。

2021年5月邁阿密附近的酒吧,乍看似乎疫情已經結束了,MEI提供。圖/2021年5月邁阿密附近的酒吧,乍看似乎疫情已經結束了,MEI提供。

但實際上,雖然全美目前已有一半成人完成疫苗兩劑施打,但佛羅里達州每天都還是有上千人的確診數。連疫苗施打速度極快的英國,目前每天都還有上千人的確診數量。

台灣還好嗎?

台灣目前,正在經歷去年三月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正在經歷的,但樂觀地看,台灣社會疫情下的發展,都有許多國家的前例可循,不管是在家工作提升效率的訣竅,或是自我情緒管理的自我成長文章,網路上都很容易可以找得到。

並且,台灣人等接種疫苗的時間,不用像其他多數國家一樣要等一年半。再者,目前台灣每日的確診數量,還比有些已經開始施打疫苗的國家低。

MEI提供。圖/MEI提供。

把危機化轉機

只要大家在家做好防疫,這幾個月反而是很好的訓練自己之後如何跟病毒共存的機會。

不常出家門,也是讓你開始訓練自我察覺很好的機會;開始被迫在家工作,是訓練自己以後有遠端工作的技能的機會。

疫情危機帶來的半封城,其實是讓我們都好好在家思考,我們之前都忙到無法思考的事情。在國外與疫情相處一年多以來最大的人生體會,就是凡事都不是黑與白,連新冠肺炎這個肆虐全球的病毒,都還是可以有正面的一面。

你會開始發現有風吹在臉上真好,或許會發現自己小孩熟睡時呼吸的可愛模樣,可能也會發現自己伴侶平常幫自己扛了一肩的家務,或許也發現能出門即使是買菜,也是一種幸福。

MEI提供。圖/MEI提供。

台灣疫情爆發帶來的危機,其實某方面來說,是為我們將來後疫情生活,帶來的一種轉機。這個經歷會把我們變成更好的自己,等世界又開放後,我們會更溫柔地對待我們自己,我們身邊的人,和我們共同分享的這個世界。

👉加入城市學FB官方帳號,即時追蹤最更多城市議題!

關鍵字:觀點國際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疫情仍在的2021年,多明尼加成了我「最陌生的家」
我在巴拿馬被「封城」半年,那段日子怎麼過的?
通往北極海的路上,那個快要消失的加拿大圖克小鎮
Mei Kuo

Mei Kuo

土生土長的高雄人,當了多年英語老師,一直都在做遊學網路行銷相關工作,也接翻譯和平面設計案。32歲開始遠端工作,和老公帶著筆電從東南亞到加拿大一路旅行,目前旅居於加勒比海的多明尼加共和國。與其說喜歡旅遊,不如說我喜歡每天生活都有驚喜與挑戰。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