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週快篩3萬人、零確診!「移工第一大城」桃園如何守住PCB重鎮?

兩週快篩3萬人、零確診!「移工第一大城」桃園如何守住PCB重鎮? 桃園PCB廠在6月初就已啟動快篩機制。
作者:白育綸
攝影:蘇義傑
日期:2021-06-29

6月初,當外界的目光還緊盯竹、苗移工染疫的事件,深怕「護國群山」晶片下游的封裝業,產能折損;這時,「移工第一大城」桃園的電子零件產業,早已悄悄動起來,兩週以來快篩超過3萬人,迄今「零確診」。

桃園防疫戰線守得辛苦,北線是雙北市的多點擴散,南線有竹竹苗科技帶的移工感染,南北夾擊。加上市內擁有一座國際機場,同時是台灣國門與物流中心,也是移工重鎮,集風險因子於一身。

據勞動部統計,桃園市有11萬7000名移工,光產業移工就有9萬7000人,是新竹市的8.5倍、苗栗縣的6倍,他們工作在人力密集的製造業產線上,生活則在多人共居的宿舍裡,群聚風險相當高。

產能與防疫,能不能兩全?

「企業經營的韌性,除了靠防堵之外,其實是學著與疫情共存」,桃園市長鄭文燦說的是市政,也是企業面臨的難題。

翻開桃園市雇用外籍移工500人以上的18家企業名單,日月光、友達、台達電都榜上有名,不過這些業者根基較廣,桃園只是他們其中一個據點,但卻有一個關鍵電子產業大本營深入桃園,那就是「載板」(substrate)。

關於載板,其為印刷電路板(PCB)廠家的精品產品,為半導體產業下游,承載晶片的堆疊。台灣「載版三雄」:欣興、南電、景碩,清一色集中在桃園。

「緊張嗎?」「還好啦!」但當《遠見》記者問起台灣電路板協會(TPCA)理事長、全台最大的載板廠欣興電子資深顧問李長明,顯得老神在在。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原因無非桃園產業守下防線,不但產能沒有降載,PCB廠甚至一邊防疫一邊擴廠,5月底欣興追加了120億元資本支出。

如此勞力密集的PCB產業,如何將病毒拒於門外?

桃園PCB廠啟動快篩機制,蘇義傑攝影。圖/桃園PCB廠啟動快篩機制,蘇義傑攝影。

PCB大本營,「板廠」產線移工占比約兩成

先從板廠生態談起,這次疫情讓外界突然發現,智慧製造談了多年,板廠卻依然大量仰賴作業員,這是為什麼?

李長明解釋,晶圓廠建成後,「幾吋廠」就確定了晶圓大小,但板廠同條產線每批產品,卻有不同的寬度、厚度,產線自動化的難度高。

儘管板廠現多已能做單一機台上,自動上板(loading)、製作完成後下板(unloading),但當製程牽涉到不同機台間的傳送,還是得仰賴人力。

再加上板廠產業,規模與利潤長期變化不大,「設備的Layout(布局)不變,是穿著衣服改衣服,」李長明直言。

李長明估計,各家板廠作業員約有15至20%是移工,「他們配合度高,不論開放多少名額,各家板廠都會全力去爭取」。

桃園市政府在疫情爆發時,認清移工對產線的影響,6月9日推出「固安計劃」,展開大規模的移工快篩。

桃園市長鄭文燦坦言,剛與企業溝通時,他們最主要擔心篩出陽性個案,不知該如何處理,也怕萬一停工,影響生產進度。直到市府承諾,萬一出現確診個案,市府會接手安排防疫旅館,提供每位移工一人一室的處所,業者才稍稍放心。

板廠產線移工占比約兩成,蘇義傑攝影。圖/板廠產線移工占比約兩成,蘇義傑攝影。

鄭文燦推力,速成11個快篩站

說服企業後,桃園火速建立6組巡迴團隊,由企業負擔每人1000元的篩檢費,媒合桃園市內的醫院與診所,直接到大型工廠內為移工篩檢。

相較於竹科廠商集中,桃園工業區數量多而分散,員工人數也更多。因此,桃園將鄰近工業區綁定群組,中小型業者在11個聯合快篩站中,選擇就近的讓員工採檢,單日檢驗能量上看8000人。

觀察欣興龜山廠區的篩檢現場,鐵棚架下移工井然有序地排隊,魚貫進入篩檢站,現場設有篩檢、隔離,休息分流區域。

採檢時,每位移工身上別有號碼牌,一旦快篩陽性,現場醫護會將移工安置隔離帳棚,等待第二步PCR複檢,市府提供防疫計程車,為隔離、後送做好好準備。

現場人性化的設有大型風扇降溫,篩檢過程流暢,現場幾乎聽不到交談聲。 2000多位移工,安靜地在兩天內全數篩完。

一位PCB板廠的人力主管透露,6月初以來,他就詢問過不少醫院,卻都沒獲得正面回應,直到市府介入,才有了轉機,「這個節骨眼上,醫院根本忙不過來,更別說到企業來,」他說。

桃園市政府火速成立11處快篩站,蘇義傑攝影。圖/桃園市政府火速成立11處快篩站,蘇義傑攝影。

移工管理,人性化是關鍵

在生活層面,桃園PCB廠家展現較高的人性化管理,也是增強移工配合防疫的重要關鍵。

疫情下,移工過起工廠與宿舍兩點一線、做四休二的生活。為了員工的民生需求,欣興自行開發App供員工下載,內建購物功能,讓移工能透過手機訂購餐食、團購物資,直送宿舍。App也能回報體溫,還推播雙語的防疫資訊,讓廠方透過科技與移工溝通。

「他們也的確不太好受!」一位人資主管在篩檢現場告訴《遠見》,當記者以為是篩檢的過程,棉棒塞到鼻腔的不適感,她卻搖搖頭說:「是他們的心情。不要忘了他們在家也是父母的寶」。

「移工來台灣是想上班賺錢,其實他們比我們都更怕染疫」桃園市勞動局外勞事務科科長陳秋媚說。

當台灣人「同島一命」喊的震天價響、為了疫苗順序吵翻天時,移工施打仍遙遙無期。疫情讓全民看見,是載板乘載著台灣的晶片奇蹟,而板廠裡的移工,是撐起這片電子產業不可或缺的人。

關鍵字:產業政策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確診者為何不敢說實話?隱匿疫情、疫調失靈的隱形危機!
京元電群聚感染外籍移工急停班!5.2萬失聯者恐成防疫黑數
疫情前的台北「宜居度」超英趕美還贏新加坡,明年呢?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