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藝中心董事長劉若瑀X劇團導演楊景翔孕育現代劇搖籃,對台北藝術節、兒童藝術節和台北藝穗節皆深表認同

台北藝術中心白蓋?現代劇演員一招「靈魂哭」不怕虛擬劇團壓境

台北藝術中心白蓋?現代劇演員一招「靈魂哭」不怕虛擬劇團壓境 圖/取自臉書「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
作者:台北畫刊
日期:2022-04-21

台灣劇場文化發展有年,透過一代代劇場工作者的傳承,保留了一處讓戲劇進行生命思辨與演出實驗的自由場域。透過2位不同世代的劇場人,帶讀者回顧這些年劇場發展,也探尋後續的創作發展方向。

孕育現代劇場的搖籃

人們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劉若瑀和劇場導演楊景翔這2代劇場人,多數時間都在排練場度過,他們不僅在那揣摩每個角色,也在此琢磨自身的生命狀態。

劉若瑀和楊景翔的生活不僅與戲劇交織,2人在戲劇界的經歷,也映照出台北40多年來的劇場發展歷程。

劉若瑀初入劇團的1970年代末期,當時台灣雖有舞台劇演出,可大家對現代劇場的內涵仍不熟悉。

多數人對劇場的概念,還停留在基督教團契活動,或莎士比亞經典劇本演出。

憶起當年一群人,僅憑青春熱血就投入戲劇演出的勇氣,劉若瑀至今都深為感懷「那時候台北耕莘文教院的『耕莘實驗劇團』找了金士傑去接團長位置,他就把我們一群愛看電影的朋友拉去演戲,那時候做劇場不受重視、收入不穩定,完全不能作為職業,我們純粹是一群愛做戲的人,一邊兼差、一邊演戲。」

延伸閱讀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根本「不漂亮」?全球建築大師百年美學遭顛覆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劉若瑀(左)和劇場導演楊景翔(右)2代劇場人,多數時間都在排練場度過,他們在那揣摩每個角色,也琢磨自身生命狀態。台北畫刊提供。圖/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劉若瑀(左)和劇場導演楊景翔(右)2代劇場人,多數時間都在排練場度過,他們在那揣摩每個角色,也琢磨自身生命狀態。台北畫刊提供。

1980年,金士傑和卓明帶著原來在耕莘實驗劇團一起演出的夥伴,於台北創立「蘭陵劇坊」,由待過美國紐約「辣媽媽劇團」的吳靜吉博士進行演員訓練。

藉由聲音與動作的整合訓練,劉若瑀和團員體認到,演戲不只是唸台詞、模仿動作,現代劇場強調創作的根源來自於個人,每位演員都應從自己的生命經驗,挖掘出更具說服力的表演與詮釋方式,呈現更具感染力的舞台演出。

在此信念下,他們相信每個人的故事都可作為動人劇本,遂將經典暫擱一旁,開始寫自己的劇本。

創團第一年,劉若瑀便和同團演員李國修、卓明與李天柱共同演出,由金士傑編導的《荷珠新配》。

這齣改編自京劇《荷珠配》的新劇,借古諷今,並加入西方默劇技巧和現代社會情境,在當時顯得十分新潮,引起台灣藝文界關注,更吸引一批新血加入蘭陵劇坊,西方劇場訓練和創作方式就此逐漸發酵。

延伸閱讀

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如何從「爛尾樓」,成十年磨一劍的全新地標?

蘭陵劇坊雖於1991年解散,過往團員卻開枝散葉,創立屏風表演班、表演工作坊、金枝演社、優人神鼓、紙風車等劇團,不僅對當代劇場演出形式與內容產生影響,也讓「劇場演員」日漸成為被大眾認知的職業選項。

2000年後才上大學的楊景翔,剛好銜接上「蘭陵劇坊」解散後的時代,透過學校正式課程、工作坊或演講等形式,楊景翔陸續接受過金士傑、卓明和劉若瑀的指點。

他不僅深受這些前輩影響,也因見證現代劇場演員心神合一的精彩詮釋,而決定投身劇場。

楊景翔提到,之前曾在日本看過「鈴木忠志劇團」的演出,演員發出的哭嚎聲讓他深受震懾,因為那是難以在其他表演中再尋的演技。

楊景翔並表示「我們不只是被劇情所感動,更是被表演者散發的能量所震撼,我一開始看小劇場,就是對那種演員不知從何而來的震懾力感到著迷。」

北藝中心董事長劉若瑀提供。台北畫刊提供。圖/北藝中心董事長劉若瑀提供。台北畫刊提供。

北藝中心董事長 劉若瑀

為「蘭陵劇坊」1980年代初期主要演員,1983年赴美國紐約大學戲劇研究所深造,於1988年創立「優人神鼓」。 

都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劇場

在各劇團努力下,楊景翔畢業後所處的環境,已和劉若瑀當年初入劇團的狀況大為不同。

大學畢業後,他便發現劇場有逐漸產業化的趨勢,相關人才的訓練比前代更為完善,從業者人數和觀戲人數也明顯增長,讓戲劇系科班出身的他,無需歷經過多的就業掙扎,就能專心地走上這條路發展。

如今,面對電視、電影、網路,甚至虛擬實境技術的出現,劇場人要如何讓觀眾仍願意走進實體劇場,已形成另一種挑戰。

亦為「優人神鼓」創辦人的劉若瑀,則對此抱持相當大的信心,她認為,實體劇場是無可取代的。

劉若瑀指出,劇場表演有別於影視劇或線上演出,無法預先綠影、剪輯或重拍,劇場演員得經歷長足的訓練,才能在每一次的現場演出,精準呈現劇情和角色所需的狀態「劇場表演者面對數百或上千觀眾,當下總能精準呈現,並在剎那間產生收攝力,如此震撼的效果,正是吸引觀眾親臨現場的原因。」

延伸閱讀

許瑋甯邱澤結婚了《當男人戀愛時》劇組孤立浩婷被阿成3招追走

楊景翔對此亦有同感,近2年,大家雖因疫情之故,開始發展線上劇場,但他認為人們相聚,並經歷同一時刻的那種體驗,無可取代,因此實體劇場更顯得珍貴。

他回想自己小時候,每年都會參與鄉下的廟會活動,幫大家舉旗、扛轎子,大家一起參與活動的那份儀式感,對社群產生重要的凝聚力「在都市生活中,大家無法在車水馬龍中隨意聚集,這樣共同參與的經驗,就必須藉由劇場或演唱會體現。而對我來說,演唱會其實也是很劇場性的活動,必須親臨現場,才能擁有那樣的感動。」

楊景翔演劇團創立者楊景翔。台北畫刊提供。圖/楊景翔演劇團創立者楊景翔。台北畫刊提供。

楊景翔演劇團創立者 楊景翔

師從賴聲川、Lissa Tyler Renaud,曾任台灣藝術大學客座助理教授、TVBS戲劇中心編劇統籌。

迎向國際舞台的下一步

劇場之於都市生活,有其重要的使命,當大家有此認知後,人才培育與設施建設便漸漸受到重視。

身為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劉若瑀對台北多年來,藉由台北藝術節、台北兒童藝術節和台北藝穗節這「藝術三節」,進行的各種人才培育和陪伴計畫深表認同「在台北表演藝術中心這種國際級場館落成前,台北已經培養一批具劇場表演資歷的年輕人,當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的環境更加完善,演出機會增加,觀眾量也不同,也將促使大家朝更專業、更成熟的演出狀態邁進。」

取自臉書「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圖/取自臉書「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Taipei Performing Arts Center」。

楊景翔創立劇團初期,便受惠於台北表演藝術中心籌備階段發起的「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讓他能穩健腳步累積製作經驗。

他說「年輕創作者製作一齣戲,頂多演出1、2個星期,不管自己滿不滿意,結束就是結束了,但透過不同計畫,我們可以從提創意、讀劇開始進行逐步修正,這讓許多團隊能開始穩定成長。」

「蘭陵劇坊」時期的李國修、李天柱和劉若瑀同台演出《荷珠新配》,在當時深受好評。資料來源劉若瑀。台北畫刊提供。圖/「蘭陵劇坊」時期的李國修、李天柱和劉若瑀同台演出《荷珠新配》,在當時深受好評。資料來源劉若瑀。台北畫刊提供。

如今北藝中心正式啟用,無疑將台北劇場的發展推向另一個階段。

對此,劉若瑀和楊景翔都充滿期待,他們指出,若一個城市能有設備完善且尺寸多樣的劇場,將可讓劇團有循序漸進的學習運用空間。

此外劉若瑀也強調,年輕團隊可透過北藝中心各種不同的計畫,接受培育和指導,學習發展出內容結構更完整的劇本,並運用符合國際場館規格的硬體設施,將製作推向國際的節目。

未來,在北藝中心演出的故事勢必精彩可期,而台北劇場的發展也將更為進階成熟,將本地文化的發展引向更深層次。

本文轉載自2022.04.08「台北畫刊」,原文撰寫林佳蕙,攝影陳至誠,劉若瑀圖片提供。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 追蹤+按讚城市學 FB 官方帳號,加入 IG 粉絲,最新城市議題不漏接!

關鍵字:人物美學台北市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繪師顏振發「國寶手」險斷送高雄,立志畫電影看板到瞎為止!
創亞洲115吋3D電影車!傻瓜導演拍廣告「頭痛3年」讓台灣紅了
告五人《揚名立萬》唱寂寞留白!讓獨立音樂播放飆8億推手是他
台北畫刊

台北畫刊

57年1月出刊的《台北畫刊》,為臺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出版的市政刊物,以圖文並茂的內容傳達臺北市的觀光、市政及生活型態等資訊,且讓這本走過半世紀的城市相簿,陪你迎接身處臺北的每個動人時刻。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