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真實香港》一:買房比登天還難,痛苦指數世界第一

香港房價、房租狂飆16年,連豬棚、鴨寮都改裝住人

香港房價、房租狂飆16年,連豬棚、鴨寮都改裝住人
作者:彭杏珠
攝影:陳之俊
日期:2019-10-30

想在香港擁有個家,比登天還難?「對40歲以下、未置產的人來說,根本想都不敢想買房,」37歲的香港金融業中階主管Yolanda說,我月薪20萬台幣都買不起,更不用說年輕人了。

其實,香港的高房價已不是新聞,但令外界驚訝的是,房價竟然一路狂飆不回頭。土地正義聯盟組織幹事吳卓恆說,「打從我懂事以來,香港的房價從沒下跌過。」

香港人買房的痛苦指數堪稱世界第一。從2003年直到今年六月反送中示威前,香港的房屋售價從未下降過,以港島為例,16年來飆漲6倍,且坪數愈大,單價愈高。

2018年40平方米(12.12坪)以下房屋,每坪約238萬台幣,160平方米(48.48坪)以上,每坪則為378萬台幣。

不要說市井小民負擔不起,連高所得的金融業或教授、醫師等專業人士都很吃力。

今年39歲的台灣人Linda,她在中環金融業上班10幾年,雖然夫妻倆月入45萬台幣,台灣人乍聽這樣的薪水,著實羨慕。但沒想到,他們很勉強才在去年買下銅鑼灣15坪的30幾年老屋。連同稅金、裝修共花3600萬台幣,夫婦倆正在繳納1600萬的房貸。

24歲的香港上班族林小薇說,「香港的房子從來都不是供人住的,是拿來炒賣的」。

香港建商鑑於買得起樓的人愈來愈少,去年推出「龍床」建案,最小僅3.6坪,引發熱議。開發商辯稱:「皇宮那麼大,皇帝也只睡一張龍床而已啊!」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圖/高房價讓不少香港居民只能選擇居住在僅一人大小的「棺材房」中。


「劏房」不該出現在文明社會

對絕大多數買不起房的香港人而言,最好的出路,就是住進政府提供、只租不售的公共房屋中(簡稱公屋)。根據香港房委會資料顯示,2018年港島公屋租金每坪約806元台幣,但私人住宅每坪5816元台幣,相差6倍之多,導致人人排隊搶租。

雖然房委會聲稱,一般申請者平均等候時間約4.6年。但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朱詠妍卻反應,等候時間超過10年。年輕人只好一畢業就與兄弟姊妹共同申請,有人一等就是18年。

買不起房也排不到公屋的市民,只能到外頭租屋,導致香港房型千奇百怪:籠屋、棺材房、太空艙、天台屋、板間房、寮屋、劏房,變成獨特的香港現象,經常出現在國際媒體報導中,讓人看的目瞪口呆。

除天台屋顧名思義是頂樓違章建築外,所有房型幾乎都是劏房變形種,劏就是廣東話剖的意思,將住宅隔成許多很小的單位。

2014年,從英國拿博士學位,回港擔任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黃以恆驚訝地說,「沒想到出國多年回港後,還看到這種場景,『劏房』不該是文明地區會有的事。」

關心香港鄉村、農地議題的吳卓恆意外發現,隨著住房吃緊,以前的豬棚、雞舍、鴨寮、工業廠房,也被拿來改裝成劏房出租。「這已成為一種新常態,」他無奈地說,在元朗、上水一帶的新界區,很多用鐵皮、石綿瓦改建,用夾板隔成50呎(1.4坪)、70呎(1.96坪)的簡陋房間,租金就要8000元至1萬2000元台幣,不可思議。

香港前十大富豪,有九位都是地產起家

隨著香港人口在回歸後增加100多萬人,每年觀光客也突破6000萬人次,房租也跟房價一樣,只漲不跌。

每一區的租金都上揚。例如港島40平方米(12.12坪)以下的租金,16年來漲幅為2.21倍,九龍2.2倍。連經濟弱勢最多的深水埗,房租也不斷上漲。

大家付不起房租,劏房就像切豬肉一樣,愈切愈小,愈小愈搶手,每平方米租金甚至比豪宅還貴,2.8坪就要2萬至2萬4000元台幣。

目前,香港約有21萬人住在劏房,其中有三成是25歲以下年輕人,平均每人居住面積「中位數」為1.36坪,為香港人均居住面積的30%。「事實上,很多住的劏房根本連一坪都不到,」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幹事施麗珊說。

根據港府的數據顯示,就業人口薪資的中位數從2006年的1萬港幣漲至2018年的1萬6500元港幣,雖成長65%,但同期租金卻飆漲2.2倍。

香港人居住大不易,連台灣人忌諱的墳場設施或凶宅都不介意。吳卓恆說,很多人排隊搶買,至少房價便宜些,有房住總比沒有好。

圖/不少香港年輕人租的劏房面積連一坪都不到,居住環境又小又差



為何香港的房價、租金只漲不跌?主因是房地產是香港重要產業,也是港府主要收入來源,地價收入長期占政財收入的二成。預計2019至2020年地價收入將達1430億港幣,占預算總收入23%。

以香港前十大富豪為例,其中九位都是以地產起家,香港民眾稱這些有錢人都是靠「磚頭」致富。

房價無法控制,不少民間組織退而求其次,建議港府恢復租金與租住權的「租務管制」。施麗珊指出,1998年政府廢除租金管制後,房租就一直上漲,2004年又取消租住權管制,房東想漲價就漲價,房客毫無保障。 

居住問題是香港人最不快樂的來源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組織幹事朱詠妍說,10幾年來,NGO經常舉辦記者會、遊行抗議,不斷呼籲政府釋放土地,用於增建公屋,並推出租務管制,但都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與回應。土地幾乎都優先成為開發商創造巨額財富的工具。

許多香港租屋居民,受不了租金上漲,只好不斷搬遷。由於多數人住在沒有電梯的地方,搬家得花費一大筆錢,例如冰箱搬一層要400元台幣,假設從6樓搬到另一地方的5樓,就要付4400元台幣的搬遷費,「很多人乾脆連電器用品、家具都不要了,」朱詠妍聽太多這類的辛酸故事了。

居住問題,已成為多年來香港人最不快樂的來源,也是造成貧富懸殊的主因,甚至還阻礙年輕人奮鬥的機會。

圖/香港的新建案動輒數千萬至上億台幣,一般民眾根本想都不敢想買房。


只要地產開發的結構性問題不改,香港的房市問題永遠無解,不僅是香港人最不快樂的來源,也是造成貧富懸殊的主因,甚至還阻礙年輕人奮鬥的機會。

香港深水埗區議員楊彧不諱言,「十個香港年輕人創業九個失敗,都是死在高租金上」。他舉開咖啡廳為例說,月租4萬台幣,房東看生意很好,馬上漲到8萬,你不要就退租。就算年輕人有頭腦想創業,高租金根本不可行,即便做電商,也要租倉庫擺貨。「每人家裡僅幾坪大,要創業真的很難」。甚至還影響到年輕人結婚以及生育的意願。

香港生育率年年下降,2018年排名全球倒數第三。「如果不是有內地新移民,新生兒會更少,」施麗珊說。根據香港青協青年創研庫2017年6月公布的調查指出,不打算生育的受訪者,有71.4%認為養育子女開銷大,其中,房屋居住及教育問題比重達54.9%、47.3%,顯見「高房價、高房租」嚴重影響香港的生育率。

「高房價」「高房租」是香港人最深層的痛,也是最不想面對的真相。

關鍵字:亞太城市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香港不再是香港?揭開「國際金融中心」殘酷真相
香港有人住每坪4000萬台幣豪宅;有人住0.4坪棺材房
反送中案後,香港何去何從?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