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日本地方創生3-1】鄉鎮不該被消滅,日本地方創生四年經驗談

日本長島町「鰤魚獎學金」出奇招 拉青年返鄉創熱潮

日本長島町「鰤魚獎學金」出奇招 拉青年返鄉創熱潮 長島町役所提供
作者:林婉婷
日期:2019-12-23

台灣政府這兩年風風火火地推動「地方創生」,寄望透過這套源自東洋的政策理念,縮短愈拉愈大的城鄉差距,並試圖翻轉鄉村地區人口流失、產業凋零的沉淪命運。但你知道日本的地方創生概念是怎麼想出來的嗎?讓我們先從鹿兒島縣西北方的「鰤魚之鄉」長島町開始說起。

日本的地方創生是從何開始的呢?

早在平成大合併(1999年至2010年)前,不少鄉村的地方政府面對未來人口外流危機便有所行動,但多為地方政府主導,中央並未插手。

直至2013年,前總務大臣增田寬也氏所發表的增田報告中提到「地方消滅論」,「人口減少」與「人口過度集中」問題引起廣大迴響,內閣也於2015年首次頒布《地方創生法》,以自立性、將來性、地域性、直接性及結果重視五大原則,制定「社區‧人・工作創生綜合戰略」,各地再依循此戰略設定方針,短短4年,地方創生一詞在日本社會已不陌生。

從下到上,重視地方特色與主權

地方創生政策看似成功,事實上並非所有地區皆能從中找到屬於自己村莊的解藥。

曾受派到鹿兒島協助地方創生工作的井上貴至。 (井上貴至提供)


關於這點,京都大學農學研究科秋津元輝教授認為,地方創生法案從頒布到推行十分倉促,「許多自治區在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只能照著國家指令、或參考其他地方經驗來訂目標、策略,提出計畫也了無新味。」即便法案重視地方的自立和主體性,許多自治區的地方創生卻是在中央主導下起步,地方政府難以擺脫中央影子,是很多案例無法成功的主因之一。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內閣府地方創生推進事務局叁事官補佐井上貴至也認同,日本行政多由上層機關發號司令的「Top-down」方式,但想讓地方創生成功,則需以「Top-down」結合「bottom-up」模式。

無法複製貼上,人才是成功關鍵

秋津元輝分析,地方創生成功案例多有兩特點。一是在既有基礎上,結合在地組織發展為共同體,互補長短,尋找當地永續發展的方法。換句話說,忽略各地特色的「複製貼上」方式,並不適用。

而另一重點,是「外在人才」的支援。

地方政府常由人口數、GDP設定KPI,這種方式引發許多質疑,只要有人進來就好了嗎?《農山村からの地方創生》一書提到,現今政策將「人口減少」與「人口過度集中」兩問題共同處理,容易模糊焦點,誤認增加人口即能解決問題,忘了最需要的是,能連結村內與村外的人才。

秋津元輝強調,地方不能缺少外來人才,「唯有不同觀點的刺激,才能讓既有模式有所改善與創新,」而井上貴至,即是人才支援制度下第一批成員,被派往鹿兒島縣長島町赴任副町長。

長島町鰤魚養殖量高居日本第一。 (長島町役所提供)


外在人才不可缺,讓當地居民加入創生行列

位於鹿兒島縣西北的長島町,鰤魚養殖產量位居日本第一,2005年島上唯一高中廢校後,面臨了青壯年流失、人口減少危機。在井上貴至任期兩年內,一躍為地方創生推動典範。

井上貴至透露,祕訣是結合在地人及外界企業「想做的事」跟「能做的事」。他在任期內不斷與居民交流,了解他們對長島町的想法及想做的事,並將想法具體化,結合不同人的長處發掘潛在可能性,「只要深刻去體會,每個地方都有它值得耕耘的特點。」

最著名的例子,即是「鰤魚獎學金」。井上貴至將獎學金與產業結合,漁協每賣出一條鰤魚,即捐贈一日圓,為確保未來人才做出貢獻。獎學金提供島上青年完成學業,並不要求畢業後馬上返鄉,給予10年時間在外累積經驗,10年內返鄉即不需歸還。

鰤魚獎學金設置後引起廣大關注,著名的「辻調理師專門學校」也提出培育人才的合作邀請。透過拜訪鰤魚養殖及其他農業、畜產業產地,不僅讓未來廚師認識當地食材,也增加不少銷售收益。

鰤魚獎學金吸引在地青年在外累積經驗後返鄉服務。 (井上貴至提供)


井上貴至認為,獎學金若只有地方政府獨自籌備,公共設施、社會福祉等預算將縮減,難以長久。唯有與金融機構等民間單位合作,方能讓計畫成行,效益也擴大許多。

除此,他還集結島上農、漁生產者、廚師、主婦、設計師、補習班老師等不同領域人士,共同編輯《長島大陸食通信》季刊,不僅讓居民對長島有更進一步認識,也提供一個跨領域交流空間。

雖然井上貴至已卸下副町長一職,但這兩年帶起的氛圍及引入新進人才等舉措,都地方創生的元氣生生不息。相較於日本,台灣尚未有類似「地域協力隊」的人才導引政策,是當局值得考慮之處。

關鍵字:政策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栗子比人多的的日本笠間市,怎麼對抗東京吸走居民?
盛產京都宇治的「抹茶之鄉」,自創品牌吸引20萬人潮聖
投資取代補助 地方創生成顯學
林婉婷

林婉婷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