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漸落幕,但你知道拜登的「離岸懲罰稅」是什麼嗎?

美國總統大選漸落幕,但你知道拜登的「離岸懲罰稅」是什麼嗎? 圖片取自拜登臉書
作者:邵鈺珊
日期:2020-11-13

萬眾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終於在這個月愈來愈明朗,即將上任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競選期間曾提出許多和前朝川普政府不同的施政方針,如回應氣候變遷、提倡新能源、修改移民政策等,讓不少人期待未來四年的美國發展。

可是,比起上述主流政見,他還提過徵收「離岸罰款附加費(offshoring penalty surtax)」,雖然在台灣很少被討論,其後續影響卻頗值得關注。

1988年的預言成真,「離岸生產」副作用多

2016年以來,川普不斷高呼的「美國優先(American First)」口號,讓他獲得大量選民支持,期待透過重塑「美國製造」、調整企業稅賦、提高貿易壁壘等手法,讓美國重回昔日的製造業龍頭地位,並吸引世界各項重大投資都往自家靠攏。

川普多項政策皆為吸引產業回流及投資而來。圖/川普多項政策皆為吸引產業回流及投資而來。

事實上,這項作法的影響相當廣泛,單看Wal-Mart、NIKE每季財報的境外投資及海外生產報告,加上不少國際企業前仆後繼地赴美投資,就不難窺見上述政策帶來的衝擊。

拜登的盤算則是,未來美國公司若在海外製成產品、運回本土販售,將被課徵28%的公司稅,並額外附加10%的懲罰稅。那些將電話服務中心(call centers)設於海外的公司,同樣適用。希望藉此抑制美國企業在不同國家之間轉移收入和稅收減免的能力。

簡單講,一旦離岸懲罰稅上路,首當其衝的便是5家最大海外製造商:Apple、NIKE、Cisco、Wal-Mart、IBM!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為攻佔海外市場、獲取他國原料、降低營運成本等目的,20世紀以來,大企業普遍將製造基地外移或外包至其他國家,從日本、台灣、東南亞到中國大陸,都先後成為美商的海外生產重鎮。不只美國如此,歐洲、日本、甚至台灣企業,後來也遵循這套作法。

看到企業的佈局動向,早在1988年,Constantinos Markides和Norman Berg兩位教授就曾投書《哈佛商業評論》,發表〈離岸製造是個壞生意(Manufacturing Offshore Is Bad Business)〉一文,批評離岸製造將傷害企業長期競爭力,造成產業「空洞化」。與其一味降低成本,不如專注提高品質和創新,都些這是海外廉價勞動力辦不到的。

疫情+懲罰稅,將加速「智慧製造」趨勢

當時,許多美國企業都汲汲營營地前往海外,但同一時間,卻有不少日本企業反過來搶灘美國,如富士通、日立、三菱、NEC、東芝等,而且幾乎每家車商都在美國設置組裝廠。

兩位教授警告,當愈來愈多企業離開本土,隨著工作機會大量流失、貿易赤字惡化,將為社會帶來許多不滿情緒,迫使政府介入、干預企業運作,還可能激起國際上的保護主義。

如今看來,這番預言幾乎都成真了。

不過,從1980年進行到2020年,世界局勢跟科技發展已經有所不同。

隨著科技加速智慧製造,產業回流方式愈趨多元。圖/隨著科技加速智慧製造,產業回流方式愈趨多元。

在AIoT、5G、工業4.0等新科技帶動下,現在各品牌可以在更接近銷售市場的區域建廠,從客製化的小量生產、到遠端操控的無人工廠,都不是不可能的奢望了。

尤其今年受到新冠疫情衝擊,很多產業都吃到工廠關閉、物流停擺、供應鏈不穩等苦頭,假使拜登上台後祭出離岸懲罰稅,勢必加速智慧製造和更多科技化應用。

而談到智慧工廠內的機器人,及感應裝置上蒐集到的大量數據,勢必要提到「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這是種分散式的運算架構,讓企業應用程式接近邊緣資料來源,加速數據分析、洞察、並改善回應時間。

拜登上台後的產業政策怎麼走?全世界都在看。圖/拜登上台後的產業政策怎麼走?全世界都在看。

隨著5G網路的普及,加速雲到端的資料處理,還可能將大量運算需求移到邊緣,帶來更多商業利益。這項技術不只傳統製造業迫切需要,從金融行為、家電使用、到汽車的移動數據處理,都可受惠邊緣運算。

寫到這,你對拜登的離岸懲罰稅有興趣了嗎?

關鍵字:趨勢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這些地方富可敵國!美國最賺錢的城市在哪裡?
疫情中救災,西雅圖對大企業開徵「高薪稅」!
科技人離開矽谷會去哪?五個地點揭密
邵鈺珊

邵鈺珊

Mercy ,遊走於數據科學和品牌行銷的跨域工作者,曾赴英國攻讀全球管理碩士、麻省理工學院策略與創新高管教育。由於分析工作始於提問,為提出更有價值的問題,以「不能只有我看到」的心情,將研究問題的角度分享給大家,為各種趨勢議題開啟更宏觀視野。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