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極端氣候災情過去了 但我們不能遺忘

莫拉克風災十年省思,你該知道的八件事!

莫拉克風災十年省思,你該知道的八件事!
作者:高宜凡毛凱恩
日期:2019-08-08

不知不覺,那場刻骨銘心的「莫拉克風災」(或稱「八八風災」)已經過去十年了。

2009年的8月8日,台灣遭逢百年來最大的複合式災變,讓許多人度過了難忘的父親節。時光推進到2019年,你最近應該常看到莫拉克回顧與展望的系列報導,關於那次災難,以下八件事是你必須知道的。

一、「莫拉克」不浪漫,遭永久除名

2009年8月4日,編號第8號的中度颱風在菲律賓東北方海域形成,按照國際協議,這個颱風輪到泰國命名,而泰文中的Morakot,原意是指綠寶石,就此被翻譯成莫拉克。雖然名字聽來很浪漫,可是,莫拉克最後卻在台灣造成慘重的災情和損失。為此,到了2011年6月,世界氣象組織颱風委員會決議,把莫拉克永久除名於颱風命名庫。

二、大雨不停!極端氣候震驚世界

不少人提到莫拉克,首先想到的就是破紀錄的超大豪雨。在颱風橫掃全台那三天,莫拉克一共帶來2854毫米的恐怖雨量,除了淹水及河川高漲之外,更造成堤防毀損、山崩、土石流等前所未料的複合式災情。

根據中央氣象局統計雨量資料(8月6日0時至8月10日5時),全台共有三處累積、雨量突破2500毫米:嘉義縣阿里山鄉(2854毫米)、屏東縣三地門鄉(2687毫米)、高雄縣桃源鄉(2517毫米),短短幾天就下滿了當地平均年雨量的七成!

若看單日雨量,屏東縣尾寮山(1402毫米)、高雄縣溪南(1301毫米)、高雄縣御油山(1283毫米)等三處測站,都打破了1997年「安珀颱風」在花蓮布洛灣降下的單日1222毫米舊紀錄,而屏東尾寮山的1402毫米,至今仍高懸台灣單日降雨量榜首。弔詭的是,當年的前七個月,台灣正苦於雨水不足的旱象。8月6日的行政院院會討論議題,便是由經濟部報告抗旱節水因應措施。極端氣候對於我們這個蕞爾小島的影響有多大?由此清晰可見。

三、災情慘重,交通柔腸寸斷

檢視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的報告,莫拉克造成的傷亡及損失如下:

1.死亡及失蹤699人、重傷4人,

2.房屋毀損、不堪居住1766戶,

3.全台受災戶多達14萬6739戶,受災人數合計51萬668人,

4.相關災損高達1998.3億元,相當於當年(2009)國內生產毛額的1.6%,

資料來源:莫拉克救災五週年報告


5.除了人命傷亡和財物損失,莫拉克更對交通帶來嚴重衝擊,共有254處道路與195座橋梁受災,六大公路系統及八處環島鐵路受創,形成了八處「孤島」災區(見上圖),讓後續救援及物資輸送更為困難。

四、援救動員破百萬,超越921

當時遭遇到這史無前例的重大災情,無數國軍弟兄及民間團體立刻投入救災行動,合計動員規模更超越1999年的「921大地震」。檢視莫拉克救災五週年報告資料,對比921大地震,參與莫拉克救災的「志工」數量從13萬人次增為15萬次,「軍方」救援人力從30萬人次增為56萬人次,「直升機」出動架次亦從3069次提升為5578次,其餘加入協助的「警政」和「消防」人員,合計也超過40萬人次。

五、重建工程浩大,永久屋待觀察

當時災害一發生,行政院立即於災後第7天成立重建會,第12天完成特別條例草案送交立法院,第20天便審查完成,並在三個月後通過1165億元的特別預算案(爾後陸續加碼到1385億元),加上海內外愛心人士和民間團體捐贈將近260億元,一起投入重建工程。

境外方面,以中國大陸捐了快40億元最多,不過最引人注目的是邦交國「吐瓦魯」,這個面積不過26平方公里、人口僅1.2萬人的南太平洋島國,雖然只捐了21萬美金,卻已是該國年度GDP的1%以上。

由於風災影響範圍甚大,導致道路、橋樑、電話線、自來水管等基礎建設受損,還有許多的校園及房舍亟需修補、甚至重建。如安置受災戶居住的「永久屋」,最後合計完成了分布於43處不同地點的3561棟,2011年馬英九總統視察時還曾以「普羅旺斯」稱讚。不過,隨著近年部落人口成長,不少永久屋居民自行擴建,如今卻可能被地方政府視為違建,後續如何處理?值得觀察。

六、官員紛下台,劉兆玄內閣總辭

隨著災情畫面不斷在各大媒體上放送,當時各界紛將矛頭指向政府的防災不足及救援不力,啟動了一連串的批評及咎責聲浪,導致時任行政院長的劉兆玄內閣於同年9月宣布總辭。事實上,在內閣總辭之前,包括外交部次長夏立言、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等人,皆以爭議言行先行下台。

七、受災戶代表,勿忘「小林村」

莫拉克堪稱自1959年的「八七水災」以來,台灣受創最深的一次水患,而在諸多災區中,又以高雄縣甲仙鄉的小林村最為嚴重,當時因豪雨引發的山崩與土石流,竟然瞬間活埋了該村落462人,「滅村」消息一傳出,立刻震驚世人!

災難發生後,小林村生還者及家屬各自被安置、搬遷至三處:小林一村(五里埔小林社區)、二村(日光小林社區)、三村(小愛小林社區),村落原址則在2012年興建紀念公園。罹難者家屬更向高雄市政府申請國賠,一、二、三審皆敗訴,但今年初終於在更一審逆轉勝,高雄市政府也宣布放棄上訴。

八、新創意,「養水種電」一舉多得

環顧莫拉克過後的各種重建舉措,活用「國境之南」充沛日照資源的「養水種電」計畫,堪為表率之一。

因傳統養殖業超抽地下水的林邊和佳冬,不僅長年苦於地層下陷,更是莫拉克重災區之一。時任屏東縣長的曹啟鴻,看到「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便媒合太陽能產業及台電、並向行政院經建會建議、由縣府解決土地限制,經過一番努力,2010年開始在175筆受災土地(合計面積43公頃)裝設裝置容量超過24MW的太陽能板,完工後即在2012年貢獻2849萬度潔淨電力,估計每年可少抽近千萬立方米的地下水,減少逾3200萬公斤的二氧化碳,除協助國土保育、帶動產業轉型、扶植再生能源,更使當地成為全台規模最大的太陽能電廠。

有了養水種電的帶頭示範,截至今年7月,如今屏東縣已在境內架設了322.5MW的再生能源發電設施,從受災戶搖身一變為推動綠能的領頭羊。

關鍵字:環境友善地方創生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三指標、五張表 看懂六都與能源轉型的距離

告別雅加達,印尼為何非做不可?

都會區大樓發電可行嗎?新北峰景翠峰社區辦到了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