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科技綁架的智慧城市】

智慧科技便利又好用,但隱私洩漏危機誰來把關?

智慧科技便利又好用,但隱私洩漏危機誰來把關?
作者:書中城市
攝影:蘇義傑
日期:2020-11-23

「智慧城市」概念在全世界風行草偃,不久前出版的《被科技綁架的智慧城市》率先發出警訊,本文提到機器學習模型根據資料產出的分析結果,其實反映長久的偏見與歧視。在忽視這些因素的情況下,「科技有色眼鏡」提倡的智慧城市,反會造成意外且負面的社會後果。

當今布署在城市中的科技都扮演關鍵角色,足以定義下世紀的社會契約。目前,智慧城市的架構根本稱不上民主:許多技術是建立在蒐集未經查證的個人資料之上,並且使用不透明的演算法,進行攸關人生的決策。

而在決策過程中造成巨大的資訊和權力不對稱,較有利於政府和企業,而不是遭到追蹤和分析的大眾,因此助長了社會的無力感和屈從感。市政府如此熱切地想運用新科技,就須扮演好稱職的「守門員」。

人人都有高速網路成為民主社會必備條件,然而,由於網路訂閱價格居高不下,許多低收入個人和家庭無法負擔穩定寬頻。以底特律為例,有四成居民沒有寬頻網路;紐約市則是有23%的居民面臨相同問題。

現代人在生活中累積了大量的「數位足跡」。圖/現代人在生活中累積了大量的「數位足跡」。

2016年,紐約市看似找到解決這種「數位落差」的方法:LinkNYC,透過設置超過7500個網路連線服務亭在全市各處,為市民提供免費Wi-Fi。最令人訝異的,這項服務不花市府一毛錢;事實上,紐約市預估這項計畫可為全市帶來超過5億美元的收入。

這似乎是解決重大問題的慈善方案;但在表象下,LinkNYC潛伏著更危險的現實。

這項計畫的資金從何而來?服務亭的所有者和營運者是Sidewalk Labs,也就是Alphabet(Google母公司)子公司之一,規劃透過蒐集每位使用者的資料來賺取收益。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LinkNYC服務亭配備了可蒐集大量資料的感測器,不只是所在地點和作業系統,還有裝置的MAC位址。Sidewalk Labs宣稱這類資料純粹是「技術資訊」,分類方法符合傳統隱私權標準,關鍵在於是否有「個人可識別資訊」(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如姓名、地址和社會安全碼等。

當網路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每筆瀏覽和交易資料,都可能引發個人隱私外洩危機。圖/當網路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每筆瀏覽和交易資料,都可能引發個人隱私外洩危機。

一個單一資料點,不太可能會洩漏個人身分或敏感資訊,但數百萬個資料點在蒐集後與現代分析技術結合,就可追蹤人移動模式,並推論其生活種種細節。電腦科學家德蒙鳩斯伊(Yves- Alexandre de Montjoye)分析了兩個資料集,包含超過100萬人的手機地點追蹤和信用卡交易資訊,證實上述現象確實存在。即使兩個資料集都沒有PII,還是可辨識出個人,瞭解這些人的行為。

過去已有例證,1997年,麻州州長韋爾德(William Weld)釋出州政府員工的醫療紀錄做為研究用途,保證是匿名狀態;數天後韋爾德收到一封信件,內容是他本人的醫療紀錄,完全是從釋出的資料中篩選整理而成。這封信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研究生斯威尼(Latanya Sweeney),她透過比對匿名醫療紀錄和公開選民名單,並整理同時存在於兩個資料集的資訊(如出生日),最後辨識出韋爾德。

其他資料也有「再識別」(reidentification)風險,2013年,紐約市政府公布了本應是匿名的計程車行程資料,結果一位資料科學家分析乘車起點和終點,辨識出曼哈頓脫衣舞俱樂部的常客。另一位資料科學家則運用倫敦自行車共享程式的行程資料,彙整出多人移動模式,推理出這些人的居住和工作地點。

當資料和人工智慧結合,更可能推論出大量隱藏在資料集的個人資訊。舉例,只要有你去過哪裡的資訊,機器學習演算法就可能預測你認識的對象、及下個造訪地點。演算法可根據個人在Instagram發布相片的頻率,偵測是否憂鬱,Facebook按讚數也可能透漏個人的性向認同、種族、政治立場。

這突顯LinkNYC其實侵犯了大眾隱私權,紐約公民自由聯盟(New York Civil Liberties Union)執行長直言:「免費公共Wi-Fi是這座城市的珍貴資源,但如果牽涉到太多個人資訊,市民有權知道。」

導入大規模科技應用方案時,政府應該扮演好守門員的把關角色。圖/導入大規模科技應用方案時,政府應該扮演好守門員的把關角色。

隱私權學者丹索羅維(Daniel Solove)認為,當代的資料蒐集行為和1925年出版的《審判》(The Trial)多有呼應。書中主角約瑟夫在30歲生日這天醒來,發現兩名男子出現在房間,宣告他遭到逮捕,卻沒說明犯下什麼罪行或執法單位。「《審判》精準描寫大型官僚組織可掌握個人生活的大量細節,個人只會剩下無助感、挫敗感和脆弱。」

現代大眾對哪些資料被蒐集?誰擁有這些資料?資料如何被利用?幾乎一無所知!

因隱私權低落而受到最嚴重衝擊的,其實是窮人和少數族群。他們缺乏隱私權設定和政策相關知識,無法降低自身遭追蹤的程度。再加上「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動分子淪為監視對象,未列冊移民面臨遣返,少數族群較容易因政府的辨識和追蹤承受嚴重後果。社經地位最低的人口,通常不得不接受政府監管,以換取社會服務,社福單位運用電子福利轉帳(Electronic Benefits Transfer)卡來追蹤受補者行為,也越來越普遍。

如政治學家厄班克斯在2018年指出的,這些侵犯隱私行為和演算法,為「AI」這縮寫賦予了新意義:不是「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而是「自動化不平等」(automating inequality)

看更多>>2021年《城市學》智慧城市專題

本文節錄自《被科技綁架的智慧城市》,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圖/本文節錄自《被科技綁架的智慧城市》,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

關鍵字:投書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無人車」解決了塞車,卻可能引發更多問題?
上半年全球詐騙案件猖獗!連新加坡都激增140%
變男變女變變變!換臉 app 風潮下潛藏的資安隱憂
書中城市

書中城市

城市中的迷途小編,介紹各種和城市主題有關的實用書訊。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