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台灣地方政府第一個青年專責單位

公部門也要創新!桃園青年事務局長顏蔚慈給青年更多機會

公部門也要創新!桃園青年事務局長顏蔚慈給青年更多機會
作者:高宜凡毛凱恩
攝影:賴永祥
日期:2019-08-19

夏日午後,來到桃園環北路上的中壢區公所,一旁的紅磚色建築有許多年輕男女正有說有笑地談天,有些還穿著學校制服、背著書包。這棟建築是中壢市民代表會的舊址,如今成為全台第一個青年專責單位—編制40人的桃園市「青年事務局」,平時除了當公務員的辦公空間,還是當地第一個結合共用空間(Co-working Space)和創客(Maker)的青年創業基地!

平均年齡不到40歲的桃園市,不但是六都裡最年輕的城市,更在剛升格後不久的2015年4月,成立台灣地方政府第一個「青年事務局」,當天揭牌典禮上,新科市長鄭文燦打趣地說:「想逃離台北,請到桃園來;想築巢築夢,請到桃園來。」

目前為這個前瞻單位掌舵的,是東吳政治系畢業、年僅33歲的顏蔚慈,她在市府歷練過祕書處、觀光局、經濟發展局等職務,去年初成為第二任青年事務局長,帶我們走訪局裡各種創意空間時,沿路遇到許多學生和創業團隊跟她熱情地打招呼、甚至要求合影,就像大家再熟悉不過的鄰家大姐。身為全台首發的青年局處長,顏蔚慈有哪些推動心得?又如何看待時下青年遭遇的問題?以下是《城市學》的專訪精華:

桃園率全國之先,在2015年4月成立地方政府第一個青年專責單位。(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城市學》問(以下簡稱問):桃園是第一個成立青年專責單位的地方政府,這四年來有什麼樣的成績?

顏蔚慈答(以下簡稱答):我們才成立第四年,很多人常問:青年事務局在做什麼?或大部分人對我們的印象,都停留在做「青年創業」,其實除了青創,我們還有兩個很重要的核心業務,一個是「公共參與」;另一塊是「多元發展」,這三項都並重、密不可分。

我覺得青年需要的是:更多的機會!他們不見得一畢業就創業,也不會在畢業前兩個月才上1111或104(人力銀行)找工作。當他們在學習的過程中會逐漸了解,「創新」這件事可以在每個角落發展,人生就會多很多經驗。我們希望給他們更多機會跟可能性,讓青年知道這世界很大,你該有更多想像。所以我們不會強調,說有多少學生或年輕人成立了多少公司。現實來講,創業這件事不是直線性的發展,很多公司可能一開始失敗了,他(青年)會回到就業市場,等再摸索個幾年、有更多心得後再出來創業。

問:的確,目前媒體對青年事務多聚焦在就業跟創業,常寫政府蓋了幾棟青創基地、進駐幾個團隊、雇用多少人或產生多少商機等。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我們現在也投入三個青創基地(青創指揮部、安東、新明),成效都不錯。

但我認為除了這個,還可以做得更多。比方,這幾年我們努力跟大專院校對接,支持校內創新跟創業、培養數位人才,桃園境內有17所大專院校,我們現在都有密切整合,除了學校,也跟企業合作,希望打造一個創新「生態圈」。你從在學校就可以參加一些競賽,發現創新是可以被鼓舞跟欣賞、而且有趣的。

其實我之前在經濟發展局的時候,就常思考這些問題,台灣的企業無論傳產或科技,現在都面臨轉型的挑戰,可以看到創新是每個角落都需要的。這也是為什麼青年事務局希望做創新創業,幫助帶動更多產業的活絡跟升級。

另外兩塊多元發展跟公共參與,我們也有許多深入的成效可以展現。像我們在新屋有一個「青年體驗學習園區」,大概有近50種高低空運動體驗設施,許多共識營可以在這邊舉行,讓青年朋友從自我挑戰和實踐當中來學習。

桃園市青年局拍攝的興光堡壘宣傳片〈媽媽,我撿到房子了〉,內容走得是輕鬆、詼諧的kuso風。


除了新屋體驗園區,我們還有一個今年開幕的「興光堡壘」(桃園青年創藝聚落),高中或大學社團完全免費使用,裡面有練團室、教室、影音室,可以在這邊辦任何你想要的活動,無論上課、幹部訓練或成果發表會,市區還有一個「G10 GO!貨櫃創意市集」。總之,我們鼓勵年輕學子多方面嘗試,從場地提供、經費挹注到活動發表,我們都可以幫忙。

問:很多時下年輕人熱衷的活動,青年事務局似乎都顧到了。

答:因為多元的發展,是現在講「全人教育」非常重要的。我們提供很多場地,也支持年輕人有更多參與機會,像去國外比賽或參加會議,我們都樂意支持,有幾個同學今年畢業,想去參加聯合國一個會議,我們除了鼓勵他去,也希望回來後可以跟更多同學分享。

問:城市學七月專題曾探討「青年返鄉」,政府最近也在這方面端出許多政策(如地方創生)。可是,這波青年返鄉回去想做的事,好像跟以前的補助資源有點落差。桃園青年事務局對這有什麼看法?

答:我相信國發會推這件事有他們的高度。我的理解是,國發會希望用人口帶動產業,而桃園的人口都是成長的,所以人口對我們不算最重要議題,我們希望從青年的角度來看,他如何跟社區、跟土地連結,讓他們可以在這紮根、成家立業,所以無論要做社區再造、文化保存、或地方產業升級,我們都非常鼓勵。

位於桃園市區的「G10 GO!貨櫃創意市集」,已經是當地年輕族群最愛的拍照打卡景點之一。


問:局長上任一年多了,去議會被質詢的時候,會不會遇到地方議員一些尖銳的提問?

答:這是理所當然,因為你就是第一個(青年局處)。剛開始成立的時候,很多議員質疑青年局會不會有政黨色彩?或特定的政策方向?事實勝於雄辯,大概半年、一年後,這樣的質疑自然而然就消失了。

也有人不理解,青年局的重點業務在哪?覺得我們辦了非常多活動,到底成效在什麼地方?也有議員直接問:「公共參與是啥?」當我們辦了幾次志工活動,新聞露出也很多,更邀請議員到現場來看,他們也被這些小朋友和學生的熱情感染,知道是在做社區回饋這麼有意義的事,的確有實質效益存在。

問:創業這塊,大家會不會要求青年局趕快養出一隻獨角獸?

答:確實會啊!民意代表希望我們既然投入青創,就要有明確的KPI(關鍵績效指標),這也是需要去說明跟溝通的。但我要特別強調,我們應該要回歸到人才培養,而不是只看創業的家數,你要短時間內從零培養出一家獨角獸,不要講在台灣,放眼全世界也是很稀有的。

更重要的是,我們投入的資源跟服務有沒有收到效果?例如進駐的團隊是不是有成長?經過我們安排的業師輔導後,他們是不是對法規、會計準則和公司治理更有概念?有沒有因為青年局的幫忙,讓他們的品牌被更多人認識?

問:妳剛接手的時候,市長(鄭文燦)有沒有說對青年事務的期許是什麼?

答:市長沒有明確告訴我要怎樣怎樣,但他非常重視多元的文化跟價值,希望青年有更多社會參與。

像我後面這幅海報,就是有故事的,它叫《消失的故事書》,是17所高中動漫社自己集結、組成的「MONA桃園高中職校漫研聯盟會」,早在青年局加入之前,他們就自己分享、辦了15屆交流會,今年6月以《消失的故事書》為主題。因為這幾年的推廣,青年局跟他們有些接觸,問他們有什麼需要協助的?才促成這次合作。

第15屆桃園高中職漫研聯盟MONA盛會的影片紀實〈聽你的,挺你的〉,帶你直擊時下的青年次文化現象。


問:這批學生會不會認為,以前是見不得光的(宅男腐女),這次竟然有官員來幫忙?

答:沒錯,溝通的時候,他們內部也非常謹慎,透過兩三輪投票才決定跟我們合作,他們後來也很驚訝,因為我們(青年局)沒有干涉他們任何活動,而且連市長也來了,真的有感受到被支持的力量。

問:相較於其他局處的業務,推動青年事務的困難是什麼?

答:對公部門來講,我們自己也要創新,要嘗試打破既有框架,思考如何更貼近青年的需求。所以我一直很感謝同仁,願意做這麼多嘗試,其實這不是那麼容易,尤其對公家機關來說。

我們才成立四年,當然一路上很辛苦,不過我相信我們會越來越有自信,只要是桃園的高中或大學的學生,遇到任何問題,就會想到有青年事務局可以幫忙。桃園青年局的特色,不僅是因為我們是第一個專職單位;而是我們真的把青年當成「公民」在對待。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苗栗勞工及青年發展處長彭德俊:傾聽青年聲音,幫他們留在家鄉
高雄首位青年局長林鼎超:從公務員做起,把北漂子弟找回來!
青年最想漂台中,離島遊子想回家
為什麼對年輕人來說,返鄉成了最遠的一條路?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