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手札】

一種法語、多種口音,談法國熱議的「口音歧視」!

一種法語、多種口音,談法國熱議的「口音歧視」!
作者:趙偉婷
攝影:陳之俊
日期:2021-01-28

你講話帶有鄉音嗎?曾因此被嘲笑過嗎?去年底,法國政府破天荒通過專法,保護地方口音不被歧視。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2020年11月底,法國國民議會以98票對3票通過《口音歧視法》, 往後將有法律管制口音嘲弄或種族歧視等不平等行為,觸法者恐面臨三年牢獄和罰款4.5萬歐元(超過150萬台幣)。

該法案起因來自多次參選法國總統的左翼議員 Jean-Luc Mélenchon,2018年接受某地方電台帶有南法口音的女記者提問時,竟故意調侃對方:「你的問題是什麼?我聽不懂,誰能用可以理解的法文問我?」。

此話一出,馬上引發軒然大波,在媒體報導和網路轉發之下,竟有超過3000萬法國公民發起抵制行動。要知道,全法不過6700萬人,等於有近半民眾都參與了。

1/6曾遭歧視!揭露超過200年的方言打壓史

在強大民意的推波助瀾下,促成了這次「口音歧視」(la glottophobie)立法。

民調公司IFOP曾在2020年初發表調查,指出有將近1/6的法國民眾,表示自己曾是口音歧視現象的受害者。

更多政策解析、城市發展,請訂閱《城市學》不定期專題企劃!

眾所皆知,法語是相當難學的艱澀語言,除了盤根錯節的文法及大量字彙,也很講究連音和發音方式。一般來說,正統法語是指巴黎中層階層的發音,另派說法則認為,最正統的口音是中西部的歷史名城都爾(Tours)。

法國有五大方言體系:歐西坦(Occitan,或稱奧克語Langue d'Oc)、布列塔尼(Breton)、巴斯克(Basque)、弗蘭芒(Flemish)和阿爾薩斯(Alsatian),歐西坦曾是南部地區通用語言。

其實,在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之前,全國約有一半人口不講法語,只有12~13%能較熟練地使用法語。革命爆發後,朝向中央集權,為便利傳遞訊息,政府開始建立正統法語地位,極力打壓方言。

進入20世紀的1992年,政府在憲法中確立了法語為官方語言,1994年更規定在就業、教育、影視交流及學術會議等領域,都強制使用法語,導致方言語系逐漸式微。

被污名化的鄉音,連「北漂族」都刻意改變

不過,長久的歷史影響依舊存在,尤其許多南法人在發特定字母的時候,鼻音比較重、音樂感也很強。

去年才出任總理、來自西南鄉鎮的Jean Castex,就是有政壇中有著濃厚南法口音的代表人物。

可是,每當南法民眾北上巴黎,常因鄉音引來訕笑。曾有女性友人透露,她不喜歡跟有南法口音的男生約會,「那聽起來不太聰明」。

現任總理 Jean Castex 是法國政壇中帶有南法口音的代表人物。(圖片取自臉書)圖/現任總理 Jean Castex 是法國政壇中帶有南法口音的代表人物。(圖片取自臉書)

當年我在南法留學認識的朋友,不少人後來都「北漂」工作、生活,幾年後,發音方式都跟巴黎人沒兩樣,但他們都承認有刻意改變。「如果在職場講濃厚的口音,人家會覺得你不夠嚴肅,」來自南部城市蒙佩利爾(Montpellier)的Laurent 這麼認為。

筆者剛來法國時,就有一位學長提醒我:「你要好好練發音,否則就算講得再流利,人家還是會覺得你法文不好。」

來自西部小鎮賽雷(Céret)的Elie直說,「在這裡,我都特意用巴黎腔講話,但回到南法找朋友就用南法口音,這讓我感到很自在!」老家在庇里牛斯山中小鎮波城(Pau) 的Marielle認為:「基本上,我已經沒什麼口音了,但有些特定的字,還是有些許口音。」

法國的人種組成及出身背景愈來愈多元,如今連「國際」口音都多不勝數。圖/法國的人種組成及出身背景愈來愈多元,如今連「國際」口音都多不勝數。

同樣來自南法的舞台劇演員Lucien,剛來巴黎讀演藝學校的時候,老師對他第一個要求就是「矯正」發音,因為如果帶有地方口音,以後可能只能演搞笑丑角或中下階層角色。

隨著經驗累積,Lucien慢慢意識到,其實口音是個人特色與成長背景的一部分,也開始有愈來愈多戲劇,增加帶有地方口音的角色。「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口音驕傲,它代表了你的文化、成長環境、以及真正的你!」

事實上,在這個國家,地方口音已經不是第一次成為熱門話題了。

鄉音電影票房驚人,如今外國口音更五花八門

2008年締造法國影史最賣座記錄的話題電影《歡迎來到北方》(Bienvenue chez les Ch'tis),便是以人物角色的北方口音為笑點,吸引了破2000萬觀賞人次。

劇中主角是位在郵局上班的男性,因故被貶職到靠近比利時的北方小鎮貝爾格(Bergues),當地人說著一種奇怪而難以理解的方言ch'tis語,因此爆出許多笑料。

事實上,該片導演兼主角Dany Boon 真的出生北方,而且12歲以前只會講ch'tis語,這般特殊經歷讓他打造出經典之作,連來自北方的同胞們也不能倖免地受到揶揄。

《歡迎來到北方》締造票房記錄。(圖片取自臉書)圖/《歡迎來到北方》締造票房記錄。(圖片取自臉書)

若看使用人數,法語可說是世界上第五大語言,僅次於中文、英文、西班牙跟阿拉伯文。

然而,除了境內的各種地方口音,愈來愈多元的移民組成背景,如今更讓法語的「海外」口音五花八門,像是加拿大魁北克地區、非洲口音、阿拉伯口音、加勒比海口音等,許多新移民講法文時,也多帶有自家鄉音。

不可諱言,在國外生活常因不夠道地的口音而煩惱,但是如同Lucien所說,這反映了你的個人特色與文化背景,沒什麼好丟臉的。

不少朋友還跟我說:「帶有外國口音的法文,聽起來很性感呢!」

啟發柏金包的 Jane Birkin,當年反而因外國口音而大受歡迎。(圖片取自維基百科)圖/啟發柏金包的 Jane Birkin,當年反而因外國口音而大受歡迎。(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此話不假,長年旅居法國的英國藝人Jane Birkin,當年不但是啟發時尚品牌愛馬仕(Hermès)開發「柏金包」的繆思,她那帶有英國腔的法文,還迷倒了大批粉絲。

在如今民族組成日趨多元的法國,到底誰才是正統口音?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關鍵字:觀點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給坐嗎?北車大廳的「公共空間」到底屬於誰?
不為「雙十一」,法國二次封城也掀起書店戰爭!
巴黎症候群:隱藏在《艾蜜莉在巴黎》下的粉紅色濾鏡
最愛台的土耳其人!吳鳳:想融入就該了解台灣的故事
趙偉婷

趙偉婷

趙偉婷 (Weiting),一個在法蘭西打滾多年的偽法國人,受高盧文化薰陶,熱愛繪畫、戲劇、美食。誤打誤撞的念到博士班,目前就讀於巴黎政治學院 (Sciences po),主修國際關係、環境政治與國際政治經濟,研究領域為碳市場、綠色金融、永續發展策略,多次參與聯合國氣候大會,曾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實習。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TOP